情感

第四百八十六回 密洞相会(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四百八十六回 密洞相会(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天狼的眼中寒芒一闪:“知道我在人世又能如何?上次在蒙古大营,你我联手使出两仪剑法,其实应该已经有人猜到了,只不过这几个月我一直没有现身江湖,这些人又无从追查而已,再说了,李沧行已经消失多年,他还在不在人世,还会有人在乎吗?”屈彩凤的妙目流转:“至少,至少你的那个小师妹还会在乎,我听说这些年她呆在武当的时间每年都不会超过两个月,其他时间一直在江湖上游荡,逢人就打听你的下落。 ”天狼厉声道:“不要说了,她要怎么做那是她的事情,如果她心里真的有我,就不会伤我伤得那么深。

屈彩凤,你和徐林宗最后分开,还是有紫光掌门之死这个原因,让你们无法厮守,但我跟她呢?她明知道我卧底之事,却为了保她父女在武当的地位而跟我断情绝爱,即使在江湖上找我,又能如何?不过是弥补她良心上的不安罢了。 ”天狼越说越激动,双掌对着水潭连连发功,打得水中爆炸不断,水柱冲到了洞顶,又化为倾盆大雨,漫天洒下,淋得两人满身都湿透。 屈彩凤默默地看着天狼的发泄,静静地站着不动,冰冷的水把她这身大红纱衣紧紧地贴在身上,衬托出一身曼妙的曲线,她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水珠子,两条水线顺着鬓角流到腮帮子,再缓缓地流下。 屈彩凤幽幽地叹了口气:“李沧行,其实你心里还是只有沐兰湘,因为在乎,所以才会这么激动,对不对?”天狼一阵发泄之后,瘫到地上,双眼通红,喘着粗气,听到屈彩凤这话后。 大声回道:“不,我不在乎她,我心里现在根本没有她,要不是你今天提起她。

我不会这样!”他说着,站起身,闭上眼,平复了一下情绪,长出一口气,睁开眼睛,说道:“屈姑娘,武当也好,沐兰湘也罢,对我来说。 都已经没有关系了,现在在我眼里,他们只是伏魔盟的一个门派,一些成员而已,我的最终目的是清除严党。

让伏魔盟保着的清流大臣们上台,这样至少不会象严嵩父子那样祸国,别的事情,我管不了太多,也不想管。

”屈彩凤心中一阵难过,不知为何,刚才看到这个男人在这里歇斯底里地发泄时。

她突然生出一阵心疼,尽管她明知道,这个男人心中的女人不是自己。

但屈彩凤还是冷冷地说道:“那好,你的这两个方案,我选择后一个,这样我们巫山派不会受什么牵连。 只是你可得考虑清楚了,万一碰到不得不使出两仪剑法的时候,可是会连累到武当派的,到时候如果严嵩对付武当,你可别后悔。

”天狼咬了咬牙:“没事。 如果武当有什么危险,我会逼陆炳出面对付严嵩的,再说那只是万一,除非碰到冷天雄和东方狂带队的大批魔教高手,不然即使我们只用剑,也不会有什么人是我们的对手。 ”屈彩凤的秀眉微蹙:“只是我提醒你注意一下,与我们为敌的恐怕不止是魔教,你如果连清流派官员的罪证也一起搜集的话,也可能会和包括武当在内的其他正派为敌,还有,现在中立的几个大派,丐帮,洞庭帮和无相寺,都立场不明,有可能也会成为我们的敌人,尤其是洞庭帮。

”天狼的眉头一皱,他想起了自己初出锦衣卫时,遇到的那个洞庭帮的夺命书生万震,武功高绝,已经步入了顶尖高手的行列,而他的武功据说是半路出家,由帮主楚天舒亲传的,徒弟有如此高深的武功,那师父的功力更是高深莫测,自己当年在京外大败金不换,剑斗司马鸿之后,回京后紧接着就被派往山西查办白莲教之事,没有来得及回访万震与神农帮的端木延,前几天再去时,早已人去楼空,自己也引为憾事。

可天狼突然意识到巫山派和洞庭帮恶战多年,相互间也应该是知根知底,屈彩凤刚才的话也格外地重视洞庭帮,甚至把他们视为超过魔教的第一大敌,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借着这个机会,正好可以从屈彩凤的嘴里套套洞庭帮的底细。 于是天狼正色道:“屈姑娘,以你对洞庭帮的了解,他们是什么来头,是简单的江湖势力,还是背后也有官府或者是哪方势力的影子?我们这次的行动,他们会持何立场?为什么说要特别留意洞庭帮?”屈彩凤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这一刻,她恢复成了一个冷静镇定,足智多谋的一方霸主。

她仔细地从脑子里过了过洞庭帮的情况,轻启朱唇:“洞庭帮绝不是普通的江湖门派,依我看来,他们当年突袭我们巫山派的洞庭分舵时,那套打法完全就象是军队作战,而不是一般门派的仇杀。

无论是用的武器还是战术,都象极了锦衣卫。 ”天狼摇了摇头:“我可以保证,他们不是锦衣卫,这个问题我也问过陆炳,他没必要向我撒谎和隐瞒。 而且他扶持洞庭帮跟你作对,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屈彩凤微微一笑:“不错,我也很早就排除了陆炳的可能,后来我想到的第二个可能就是来自于东瀛的倭寇,但他们的武功诡绝怪异,那楚天舒和我交过几次手,他的功夫走的是一种邪恶迅速的剑法,东洋武士多用倭刀,锋利霸道,和他的路子也完全不一样,这么说吧,这些人给我的感觉,很象是日月教的鬼宫门下,但是武功要比鬼圣之流要高出了许多。

”“另外,倭寇的势力主要是在东南沿海一带,洞庭身处内地,对他们现在来说没有任何的利益与好处,倭寇攻击沿海的城镇都是挑富庶的地方下手,那些贫穷落后的村镇,他们连打劫的兴趣都没有,如此趋利之徒,又怎么会跑到内地的洞庭湖,花这么大的代价,冒着被全武林围攻的风险,建帮立派呢?”天狼心中一凛,他突然想到了严世藩的那张邪恶的独眼胖脸:“会不会是严世藩的人?这回严世藩的武功我们都见识过。

严嵩府中应该也网罗了大批高手。

”屈彩凤摇了摇头:“老实说,从蒙古大营刚回来的时候,我也仔细考虑过这个可能,但是想想还是不对,当时严世藩是和我们合作的,他手下的日月教跟我们也是合作最好的时候,虽然我知道他们是冲着太祖锦囊来,但毕竟也帮着我们防守总坛,又助我们夺下了洞庭,上次洞庭失陷,日月教也损失惨重。

我想严世藩就算对我们有二心,但对于日月教和冷天雄,是不至于下这种死手的。 ”天狼仔细想了想,点了点头:“确实,这样做他无异于自断一臂,太不上算。

既然倭寇,严世藩,锦衣卫都不是洞庭帮的幕后黑手,那还会是谁呢?”屈彩凤叹了口气:“最奇怪的是,这洞庭帮正邪双方的账都不买,他们占了洞庭以后,唯一的目的就是不断地收取过路客商的过洞渡船费,以前大江帮控制洞庭时一条船只收三两银子,他们却涨到了六两,有了这钱后,楚天舒就不断地招纳各派的高手和江湖上的散人,虽然他与我们和日月教有血仇,但是出身绿林和神教的人也都是照单全收,这种不顾一切地扩张势力的做法,象极了英雄门。

”天狼突然双眼一亮:“当年宁王的叛乱,是怎么起来的?”。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