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中信证券投行董事总经理童育坚:科创板使投行专业要求越来越高

	中信证券投行董事总经理童育坚:科创板使投行专业要求越来越高

  6月20日,由中国报主办、证券时报联合主办的“第六届中国经理峰会暨2019投资高峰论坛”在深圳成功举办。

会上,投行董事总经理童育坚做了《科创板申报特征解读及对策分析》的主题演讲。

童育坚拥有20年资本市场从业经验,2007年加入,对资本运作具有深刻的理解和丰富的实践经验。

  演讲中,童育坚对科创板重点支持的行业进行分析,对目前申报的科创板企业特征进行了解读,同时对个人投资者、创投机构、创新企业、投行等各类如何参与科创板进行了分享。   童育坚表示,科创板面向六大行业,最新申报的123家企业,大部分分布在信息技术领域和生物医药领域。

目前,123家申报企业,107家以标准一申报,即主要按照的标准要求来申报;其他标准申报的企业,大多也符合标准一的利润要求。 但未来可能会有越来越多企业申报,这将提高企业估值难度。   此外,童育坚认为,科创企业的估值难度越来越高,个人投资者适合通过基金来做投资;未来的创投机构会更加专业化,投资阶段也会更加偏向早期的VC阶段;而对科创企业,个人的价值、技术的价值会越来越得到体现;对投行而言,专业的估值能力、销售能力等要求会越来越高。

  科创板重点支持的行业特征  童育坚表示,科创板明确了六大重点支持领域: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节能环保、新能源、生物医药。 在目前申报的123家企业里,大部分分布在信息技术和生物医药两个行业。

  已申报的123家科创板企业中,新一代信息技术企业数量最多,达到51家,占比41%,其次为生物医药领域29家、高端装备领域19家、新材料领域17家、节能环保领域6家,其他领域2家。   童育坚表示,相较于可比上市公司,科创板新一代信息技术偏小。

科创板申报企业2018年营收是亿元,可比已上市公司是亿元,和盈利水平则都接近上市公司的水平。 不过,科创板信息技术企业营收增速较高,高达约30%。

  相较于申万医药生物板块上市公司,科创板生物医药企业中较多,规模普遍较小,净利润也相差不少。 比如科创板企业利润中位数大概是8100万元,上市公司是亿元,童育坚表示,这跟生物医药行业前期投入过大,在药品推广方面需要做大量营销有关。 此外,科创板生物医药企业收入中位数大概是3亿元,而上市公司是亿元。 不过,科创企业毛和营收增速更高,营收增速在28%左右。

  高端装备领域的科创板申报企业净利润中位数大概是6900万元,上市公司与之相近。 “因为装备制造行业还是传统行业,旧的装备制造企业盈利水平在不断下降,新的高端制造行业盈利水平在不断上升。

不过,装备行业整体的盈利水平不及信息技术和生物医药企业。

”  科创板申报企业解读  童育坚分析,在123家企业里有107家企业以标准一(主要以净利润指标)申报科创板,占比为%,第一个标准是预计不低于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不低于5000万或者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收入不低于1亿元;第二个标准是市值预计不低于15亿元,还有和研发费用的指标,目前申报的有4家;第三个标准是市值预计不低于20亿元,营业收入不低于3亿元,现金流量不低于1亿元,现在有1家企业申报;第四个标准是市值不低于30亿,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亿,有9家企业申报;最后一个标准是预计市值不低于40亿,主要针对医药行业,目前只有1家申报。   童育坚表示,实际上,在上市标准二、三、四里,有很多企业符合第一类标准,就是企业有盈利,利润指标也基本上达到标准一,这说明有些企业从自身的角度出发,选择更适合的标准。   申报企业中,也有一些比较特殊的情况,如上海拓璞2018年收入规模和利润规模都偏小,扣非后孰低的归母净利润为负亿元,但预计有10亿以上的估值,这对于投行和投资者的估值判断能力是很大的考验。

  另外,童育坚指出,从利润指标来看,109家企业净利润在5000万以上,这是因为目前申报的科创企业原本准备申报主板、中小板或创业板,所以财务条件都达到一定水平。

随着科创板的深入,预计未来也可能会出现大量的亏损企业,这更需要投行和投资者有很强的估值能力。

  市场参与者的挑战与机遇  童育坚认为,综合而言,科创板企业有如下几个特点:第一,判断估值的难度越来越高,以PE()为主的估值方法可能面临很大挑战;第二,科创板所处行业,尤其是集成电路、生物医药,都属于高技术门槛行业,且技术变化很快,对投资者是非常大的挑战和机遇。

  童育坚表示,对个人投资者来讲,有50万资产的投资门槛,同时上市前5天涨跌幅不受限,可能出现大涨或大跌。

因此,个人投资者适合通过基金的方式来做投资。

  童育坚表示,科创板对创投机构是好事,因为原来中国资本市场上市标准单一,亏损企业无法上市,且有大量企业排队,上市节奏比较慢,导致创投的退出存在困难。 现在这一局面发生了变化,但依然存在挑战。 比如,由于发行的市场化,可能上市出现亏损。 同时,对创投机构投资能力要求也越来越高,未来的创投机构会更加专业化。

此外,由于科创板上市门槛更市场化,企业处于更早期就能上市,也会使创投机构更加偏向VC(风险投资)阶段。

  童育坚表示,对科创企业来讲,最大的好处就是把技术了量化。 未来这一点需要关注,即未来一些新的模式会逐步显现,个人的价值、技术的价值会越来越多的体现出来,这对企业估值也是个难点。   对于投行来讲,童育坚表示,第一,投资能力、估值能力需要有很大提升。

根据法规,投行需要跟投,且锁定一段时间,因此未来退出时,跟投的投资可能亏损,这会倒逼投行注重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和长期价值,推荐好的企业上市。 同时,为了对冲上市时的跟投风险,投行会尽可能做早期的投资,用早期更低的估值来对冲最终的跟投估值,降低投资的风险。   第二,未来投行在销售方面的能力也很重要,监管现在也鼓励一个保荐机构搭配多个销售券商,跟美国和香港的投资业务接轨,所以,未来投行的销售业务也会越来越重要。   第三,业务模式的转变,比如2015年帮助澜起科技从美股退市到如今申报科创板上市,需要投行掌握美股退市、股权投资和科创板上市的能力。

“未来投行需要综合性服务的能力,并带动证券公司其他部门一起成长。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