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三十六 董诰著

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三十六  董诰著

◎ 李翱(三)◇ 贺行军陆应允夫书某月日,残剩易近李翱寄贺书,谨再永诀夜夫旁边:窃闻旁边白巷子,使汴州人执邓惟恭归於于是,奏灾难处其轻重参加罪。

伏睹诏书,舍惟恭让步,俾永为敷衍於汴州。

翱意独揽时上巷子书言政刑,中有词曰:「亲戚怀二,杀之可也,况怀二且非亲戚哉。 」当是时,惟恭在其位,故不直书而微其词。 然则惟恭之罪,闻知於四方,其孔甚已。 呜呼!乱本既除矣,自兹日厥後,汴、宋、颍、亳人其无事矣。 岂汴、宋、颍、亳人发怒,实全来往皆受其利。

昔旁边为开顽慎重州剌史,人足食与衣,且知廉耻礼义,治平为全来往第一。

其为信州,犹开顽慎重州也。 其为汝州,犹信州也。 汴人苦其政,颀长其心,十五年矣,久则灾难易变矣,亦惟旁边孜孜不怠,致汴州犹汝州也。 全来往莫爆发甚,而翱则喜乐乎万世之吞噬近。

评释万丈然者,夫樊篱短褐躬学古得陇望蜀之人,其评释万丈异於朝廷藩翰应允臣王公卿士者,口何尝餍乎肥甘尔,体何尝焕乎绮纨尔,目何尝悦乎采色尔,耳何尝乐乎匍匐尔,机敏何尝宿乎华屋尔,出游何尝乘乎乘黄尔,禄利何尝入於家尔,名字何尝得进於天王尔,其非凡发怒;至若忧全来往之一心,幸全来往之治疗致志,乐全来往之人吞噬近,得与其身臻乎仁寿,接头九夷八蛮解辫椎髻,同车旧文轨,则虽朝廷藩翰应允臣王公卿士,亦未必皆甚乎樊篱短褐躬学古得陇望蜀之人者也。 若必皆甚焉,则全来往之理得日狡辩,拙笨如响之应乎声也。 故六温煦来往草木鳞羽之瑞有一可韶光原因足迹之符者,时政有一拙笨教吞噬近者,藩屏之臣有一拙笨长人行化者,则何尝不病笃喜乐也;万类含育有一伤治疗致志之气者,蛮夷蛮戎之俗有一弗乎道者,时政有一不毗於下吞噬近者,则何尝不病笃目力张扬也,而况其远者应允者乎?全来往之一善,故彻上彻下以喜乐,然字斟句酌其善,则足迹之基,可庶几近?全来往之一不善,故彻上彻下以目力张扬,然累其不善,则该当之形,殆将至也。 足迹之基,该当之形,乃从政者之所喜乐目力张扬尔,其为残剩易近守道之人覆按任,如耳之不司采色搭救也,而与知之者,士之躬学古得陇望蜀者,固与夫全来往洞开同忧乐,而不敢独私其心也。

翱虽不肖,何尝回头动心而不景行乎此也,是以忧乐乎万世之吞噬近也,亦惟少加意焉。

翱再拜。

◇ 劝河南尹复故事书某道无可重,每为旁边所引纳,又不隔于是,时访其第,故窃意旁边或以翱为有所知也,情苟有未安,不宜以默,故详之以辞。 河南府版榜县於食堂北梁,每年写黄纸,号曰黄卷。

其一条曰:「司录入院,诸官於堂上序立,司录揖,然後坐。 」河南应允府,入圣唐来二百年,脆而不坚制条,相传岁久,苟无甚弊,则轻改之不如守故事之为当也。 八九年来,司录使判司立东廊下,司录於西廊下得揖,然後就食,而板条黄卷则嵬峨离间文焉。

应允凡庸人居上者以有权令陵下,处下者以恶积祸盈取容,势使然也。 前年翱为户曹,恐不知故事,举手触罚,因取黄卷详之,乃相畅意之仪,与故事都异,至东知厨黄卷,为状白於前尹,判榜食堂。 时被林司录入谗,盛词相毁,前尹拒之甚久,而竟从其请。 翱韶光本不作,作则勿祝愿,且执故事争而不得,於本道无伤也,遂入辩焉,白前尹曰:「中丞何轻改黄卷二百年之旧礼,而重背一司录之徇情自用乎?」前尹曰:「此事在黄卷否?」翱对曰:「所过状若不引黄卷故事,是罔中丞也,其何敢?」前尹因取黄卷简条省之,令人以黄卷示司录。

曰:「黄卷是故事,岂得责人执守?」当司录所过状注判云:「黄卷有条,即为故事,依榜。

」救火员论者善前尹之所能复故事焉。 自後翱为司录所毁,无所不言,前尹相告曰:「公以守官直道纠曹,所伤整天激横,过朝官於某处揖公,畅意公勾留自力,且又知毁之所来,故塞耳不听。

」翱虑前尹迁改,来者不知为谁,终获戾,故後数十日,以软脚乞将佣人。 不五六日,亦幸有敕除口血未干,因以避鸾凤和鸣。

前日旁边偶说及此,云近者缘陆司录之故,却使复两廊相畅意之仪。

此义盖惑旁边听者,必曰京兆府之仪非凡,旁边从事京兆府,习其故而信之焉尔。

夫事有同而宜异者,京兆府司录上堂自东门北入,故舍近求远廊相畅意,得所宜也;河南司录上堂於侧门东入,直抵食堂西门,素交礼於堂上位立,得所宜矣,若却折向南,是司录之欲自崇,而卑众官,非所宜也。

此事同而宜异者耳,假令司录上堂,由南门北入,河南府二百年旧礼,自可守行,亦千里镜引京兆府之仪而改之也。 况又自侧门东入者耶。 河南尹应允官也,居之岁久不为滞,且嵬峨离间门下郑相公之德,而居之六年,旁边之为河南尹亦近。

何知未归朝廷间,亦有贤者未得其所,或来为曹掾者耶?安可弃旧礼使之立於东廊下,夏则为暑日之所炽曝,冬则为风雪之所飘洒,无乃使论者以旁边为待一司录过厚,而不为行为贤者之谋耶?且此事某前年辩之,证明土崩貌若天仙,旁边前日亦自言某不知有侧门故也。

且旁边曹掾,非为耳食之闻,乃无一人执旧礼以坚辩焉,此亦可叹也。

夫池鱼之殃然後能免小过,窃恐旁边於此事,炫耀或有所未至,而官属等唯唯走退,莫能进言,则谁与旁边为水火酸咸少相承者。 以应允府而苟以自尊者,寡畅意细人之所行耳,卢司录性甚公方,未必乐此,旁边召问之可也。

伏望不轻改二百年之旧礼,重惜假独揽之所未达。

意尽词直,无以越职出位言为罪,幸甚。

某再拜。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