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第四百四十七回 大战群凶(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四百四十七回 大战群凶(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屈彩凤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一下子回过了神来,左手短刀一下子插回了腰间的暗刀囊,右手以持剑手法紧握刀柄,天狼也提起斩龙刀,心中默念咒语,刀身一下子缩到三尺左右的标准长剑长度,一人阳极,一人阴极,正是两仪剑法的起手招式两仪迎风。 屈彩凤和天狼的手还握在一起,她也用起腹语术说道:“天狼,这回你主攻,我全力配合和防守。 ”天狼点了点头,收起了所有的其他心思,红色的真气渐渐地燃起,眼睛开始变得血红,而屈彩凤的天狼真气也行遍全身,两人的天狼真气撞在一起,互相激荡,渐起电闪雷鸣之声。

严世藩的脸色微微一变,向后退了两步,对着赫连霸哈哈一笑:“赫连将军,这里是你们的地盘,世藩就不抢你们的风头了。

”赫连霸心中暗骂严世藩实在滑头,一看对方的架式就是要拼命的,怕伤到自己,就先缩在后面了,要自己的人上前当第一拨送命的,可是他知道天狼和屈彩凤都是顶尖高手,而这天狼更是个悍不畏死的亡命之徒,现在自己占尽优势,犯不着亲身试险。

想到这里,赫连霸手一挥,三十多名手下纷纷扑上前去,刀剑齐下,就要将两人乱刀分尸。

天狼和屈彩凤同时以刀招使出剑式,一招两仪迎风,屈彩凤缓慢地拉出三个光圈,一下子锁住了右侧攻来的七柄长剑,而天狼飞身而起,一踩屈彩凤的香肩,凌空飞击,迅速地两个光圈击出,带出两声巨响,冲在前面的三名英雄门高手被这红色的光圈一击,口血狂喷。

直接从空中倒飞十余步,落地而亡。

可是更多的英雄门众冲了上来,这些都是蒙古高手,也多是赫连霸一手训练出来的精锐。

与中原武林门派不同的是,这些人不仅武功高强,而且是军令如山,赫连霸下令冲上,就是战死到最后一个人也不会后退,前面三个同伴的死没有让后面的人有着一丝的犹豫和退缩,五把弯刀带着烈烈风声,一下子把天狼罩在了一团刀影之中。 屈彩凤一声娇叱,刀势突然由极慢变成极快,迅速地一圈一退。 再向前一送,把那从侧面刺过来的七把长剑带得东倒西歪,七名剑手也向后跌去,右方如林般的压力一轻,马上挡到了天狼的身前。 一招两仪奔月,迅速拉出三个光圈,一阵叮叮当当的碰撞声不绝于耳,挡住了这五把弯刀的迅猛合击。 天狼借着屈彩凤的防守,气息迅速地回转,身形一动,从屈彩凤的身后闪出。 左手迅速地从斩龙刀上划过,雪亮的刀身变得瞬间通红,拦腰一记天狼卷千山,一道血红的刀气横着斩出,那五名刀手急忙伸刀一刀,只是他们手中的凡铁哪能与天狼刀的锋锐相提并论。 内力更是判若云泥,只一刀,五把精钢弯刀便断成了十截,而那五名刀手也被未尽的刀势击中胸口,护体气功被被打破。

胸前的护甲就象是被利刃切开的豆腐一样,片片碎落,仰面朝天喷出五股血泉,倒地不起。

天狼一击而出,斩龙刀上的红光迅速地消退,侧面又是几支长剑刺来,屈彩凤完全放弃了攻击,倒踏七星天狼步,脚踵一旋,迅速地转到来剑的方向,又是似慢实快地拉出两个光圈,把攻来的几支长剑圈在光圈中心,手腕一抖,运上绵力,那几名剑手只感觉兵器似乎是被一股绝大的力量吸住似的,止不住地向里陷,连忙运起内力,想要把剑抽出来,哪还抽得出。 天狼长啸一声,也不向刀中注入内力,眼中红光一闪,身形一动,众人只觉眼睛一花,就看到天狼一下子闪到那几名剑手的跟前,斩龙刀飞快地一个旋转,三颗脑袋齐刷刷地从脖子上搬了家,三股血泉喷涌而出,而尸体仍然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长剑。 天狼飞起三脚,三具尸体被他踢得凌空飞起,直向后面的人群砸去,距离太近,几十名武士都挤在一起,无法施展轻功,全被这三具尸体砸到,东倒西歪地躺倒一地。 张烈的脸色一变,和黄宗伟双双挺身而出,一使天鹰爪,一使白银枪,天狼和屈彩凤重新分立左右,再一招两仪破日斩,天狼的手扶住屈彩凤的臀部,猛地一托,屈彩凤凌空飞起,七个光圈奔腾而出,而地面上的天狼则正踏七星天狼步,斩龙刀如挽千钧之力,忽快忽慢,划出三个大光圈,猛地一喝,三个光圈激射而出,与屈彩凤空中的七个光圈几乎同时攻到。

张烈和黄宗伟向上抢攻的身形一下子罩在了这十个光圈中,两仪合壁,威力何止简单的一加一,心有灵犀的二人同使,功力一下子增加了四五倍不止,两个只感觉到一股绝大的力量扑面而来,双双一挡,只听两声巨响,两人被生生击退一丈开外,脸色惨白,而一金一蓝的两团护体气劲被震得全散,内力也为之一滞。 天狼也意料不到两仪剑法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威力,大喜过望,对着身边的屈彩凤沉声道:“屈姑娘,两仪化生!”屈彩凤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悦,娇叱一声,身形向左一分,急挥三个光圈,而天狼突然人刀合一,生生从那三个光圈中钻出,屈彩凤大喝一声,手腕一抖,三个光圈急射而出,同时左手在天狼的脚后跟一击,天狼如同一支离弦的利箭,套在三个光圈之中,旋转着,射向一丈外的黄宗伟与张烈二人。 赫连霸一看势头不对,赶紧冲上前去,挡在二人身前,黄金长枪幻出万千枪影,把身前三尺处舞得水泄不通,而身后的张烈与黄宗伟也赶紧换了一口气,重新内力流转,三人各施绝学,向前齐齐攻出一招,金黄蓝三股真气合在一起,直扑如同一颗陨石般袭来的天狼。 天狼的斩龙刀正对上赫连霸的枪尖,一声巨响,赫连霸只感觉到手都在燃烧,而黄金枪杆几乎象要融化似的,好歹左右两侧的两个兄弟全力施为,帮自己分担了不少正面的压力,这才勉强挺住。

天狼一击不成,在空中轻巧地一个空翻,退回出发的地方,神态轻松,再次与屈彩凤并肩而立,而赫连霸三兄弟则齐齐地向后退出一个大步,赫连霸不仅使出了千斤坠,更是金枪一涨,向着身后的地面一插,才稳住了身形,不至于太过于狼狈,而本来弥漫于满脸的金气,更是变得惨白。 天狼哈哈一笑,信心百倍地喝道:“今天定将尔等全部斩于刀下!彩凤,两仪修罗杀!”赫连霸的脸色一变,厉声喝道:“并肩子上,不信不能把这对狗男女分尸!”身边的蒙古武士们个个一声喝诺,从四面八方向上扑,而角落里的严世藩,嘴角边却露出一丝邪恶的冷笑,身形一闪而没,消失于帐外的茫茫夜色之中。

屈彩凤柳眉一竖,用力地点了点头,雪花刀极快地在周身挥舞,拉出一个个光圈。 而天狼也做着同样的事,斩龙刀带着灼热的气息,一阵刀气激荡,迫得冲上来的英雄门众来势纷纷一缓。

忽然间,二人停止了舞剑,单手举刀向天,然后把臂而交,四目相对,心意相通,周身的那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光环象是突然在二人的周边停止了转动,就在这一瞬间,时间和空气都仿佛凝固了。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