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阴案诡警白乐天,何花

优质推文《阴案诡警》主角是白乐天,何花的小说,是由网络大神巴江三爷创作的悬疑类小说,阴案诡警文章讲述了:这个世上,每天都有交通事故。 有事故就会死人,人一死,就成了尸体。

有尸体静静躺着,与世长辞;也有尸体不想静静躺着,它觉得自己没死,还活着,于是,它又起来了,抖抖擞擞,寻找害死他的活人......我是一具尸体,可我并没有死……精彩章节突然,摩托男故意身子一歪,把车头往左一偏,强行排在了警车前面,在警车前成“S”型路线骑行。

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李小枫脸色煞白,他像打了兴奋针一样,反应迅速地猛踩下了刹车。 “那傻逼,他疯了吗?”李小枫骂道,刺耳的摩擦声从车轮底下响起。

摩托男回过头,车灯照耀下,脸上没有了嬉皮笑脸的样子,突然又面带焦虑地回望着警车里的人。 叫你小子冒皮皮,来啊,继续砸警车啊!我心里有些畅快地想到。 摩托车正在减速,警车已经可以勉强追得上了,李小枫再次加快了车速,很快便行驶到离摩托车只有不足一臂的距离。

这次,摩托男没有加速,右脚像抽风了一样,猛烈地踩着刹车,车身摇曳不定,摩托车并没有因此降低速度。 那小子刹车失灵了!这情况,应该的,必须的,不作死就不会死!我和李小枫乐呵呵地看着前面的摩托男狂抖着右腿,出洋相的样子,警车也随之降低了速度,和摩托车保持着距离。 这时,摩托车已经快速地驶进道路前方的十字路口。 突然,十字路口右侧,出现了一辆巨型三桥货车,伴随着隆隆的噪音,快速地向路口中间冲来。 “啊!不好!”我惊叫起来,震惊地望着前方。 “哐当!”巨大的撞击声从前方传来。 十字路口,横向行驶的货车狠狠地撞在了摩托车的右侧,伴随着巨大的惯性,摩托车车身快速旋转地擦着地表,带出一串闪烁不停的火花星子。 两车接触的瞬间,车后座的那个像尸体一样的女子被撞飞了起来,整个身体朝着前方冲出,在空中翻转了两圈半后,重重地摔到地上。 一个东西飞得老高,闪着光泽,腾空后又掉落回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是一把鱼形砍刀。

摩托男侥幸避过了直接撞击,随着摩托车的倒地,跟着滑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之后,四肢快速梭动,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乱爬,但也只是挣扎了几下,便瘫软地躺在地上,不再动弹。

警车闪烁着耀眼的警灯,车头重重地往前一顿,停在了离事故现场不远处的道路旁。

李小枫脸色惨白,关掉警报器,声音有些颤抖地吩咐我保护现场。

出了事,我才反应过来。

假如那摩托男一开始刹车便失灵,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如果刚才摩托男砸警车的目的是为了求助,那李小枫逼停的做法,在对方刹车失灵的情况下,无异于逼那摩托男去死。

如果真是那样,李小枫和我似乎都想错了,错得很严重。

可惜刚才,我坐在警车里,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么多。

李小枫近几年事业不顺,级别一直上不去,他今晚拼了老命追那摩托车,给自己争取了一副烂摊子摆在地上,等着他收拾。 我下了车,提醒李小枫,先看看伤者怎么样,人没死当然最好。

李小枫默默地点了点头,眼里透着不安,和我一起下了警车,走进路口,看到惨烈的现场,反应过来,拿出手机拨打了110。 虽然李小枫也是警察,但是处理交通事故,还是需要交警。

四周冷冷清清,除了现场以外,没有其余车辆经过,一辆都没有,笔直的道路向着远方的黑暗延伸,感觉上,事故现场像是进入了一处独立的空间,与世隔绝。

我走到现场肇事货车前,货车上盖着一层灰色的篷布,里面载满了渣土,轮胎上面的喷水装置正喷洒着水汽,整个车身在两侧车灯的照射下,散发着白色雾气,停顿在夜色当中----这货车感觉像是从地底冒出来的。

我捏着鼻子,闻到了一股类似橡胶烧焦的味道,很难闻。

静止不动的货车,驾驶舱黑漆漆的,死气沉沉,从事发到现在,驾驶员始终没有露面。 他在干什么?我跑到车头驾驶位,用手敲了敲车门,大声叫喊着驾驶员。 轰隆隆的发动机声,让我的喊声显得微不足道,货车停在原地,驾驶舱内没有任何反应。

我抓着车门把,踩在车门沿上,伸长了脖子透过车窗向驾驶室望去。 车窗内层贴着黑色的膜,即使用手挡着往里看,也是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我狠狠地敲了几下车窗,从车上跳了下来,四桥货车车头离地间距很高,跳到地面的时候,脚底板震地生疼。

我突然产生了一个令自己胆寒的想法:货车驾驶舱里,不会没有人吧?“师兄,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古怪?”我离开货车,朝着李小枫的位置说道。

他没有回答我,蹲在受伤的女子旁边一动不动。

我跑到货车前方朝驾驶室望去,货车开着刺眼的远光灯,只对看了一眼,眼前世界一片雪白,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视觉感知。 转过身,李小枫仍然蹲在那女孩身旁纹丝不动,这么一会儿过去了,居然连姿势都没有换过,放佛一尊石刻雕像一般守在女子身边。 可以想象那女孩伤得有多严重。

我朝着李小枫的位置走了过去。

我慢慢地走,周围没有路灯,一片黑暗,一片寂静,车祸现场也是一片狼藉,到处散落着碎片。

地上躺着的两人,连同李小枫在内,似乎已经融入了这无边寂静,深深地淹没在这一片漆黑当中。 这情景,像是置身在一副恐怖画卷当中。

夜风吹来,我突然听到一阵怪异的歌声从远处传来,是个女人唱的,飘渺幽怨。 谁会在这深更半夜唱歌呢?是我听错了吗?凌晨的气温度有些低,在这炎热的夏季当中,四周却散发出阵阵寒意,我缩了缩肩旁,两只手交错着抓着手臂,摸到了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很简单地几步,让我有种走了一个世纪的感觉。 这时,离我不远的警车内,突然发出一阵滋滋啦啦的噪音。

对讲机响起了。 “呜......呃呃......”里面似乎有人正在用很慢的声音说话,语气模糊,听不清楚。

也许是指挥中心发出了,这里信号不好,只能接受到一股噪音。

我摇了摇头,不打算理会那对讲机。 无意中的一瞥,我惊讶地发现,车祸现场外,居然站着一个人!是一个身穿警服,头戴警帽,标准升旗装的中年人!是我看错了吗?这现场之外,哪里还来的警察?中年警察笔直地站在阴暗处,身上穿的警服像是反光材料做的,在夜空中泛着绿光。

中年人脸部圆润,样子有点像我父亲,空洞的双眼默默地注视着我,一动不动。 虽然长得像我父亲,但不是我父亲,我父亲没有这么瘦小,他是谁?而这时,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了。 中年人手里拿着一部对讲机,慢慢地往嘴上靠,随着对讲机移到嘴边,警车里的另一部对讲机便发出滋滋的噪音。

我震惊地望着中年警察,两腿打着战,正打算转身呼喊李小枫,一晃眼,人影消失了。 我连滚带爬地跑李小枫身边,伸手搭载了他的肩上,小手指无意识地碰到了他的脖子。 “啊!”李小枫惊叫一声,突然左肩一抖,快速地甩掉我的手,左手顺势一推,“你!......你干什么?!想吓死我吗?”李小枫出乎意料的反应,把我也吓了一跳,被他的手一带,我顺势后退了几步。 “你过来怎么也不说一声?!你知不知道?在深夜的时候,手是不能随便搭在别人肩上?”李小枫瞪着眼,有些恼怒地喊道,“我身上带了武器,要是把你伤了怎么办?你这小子,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说着,李小枫慢慢地站了起来。

他抬起头的那一刻,脸色异常苍白,一丝血色都没有,就在刚才搭肩的那一刻,李小枫脖子上皮肤传来的冰冷感,让我感受到他内心的惊恐,比起此刻的我,李小枫显得更加恐惧。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