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第三百四十一回 凤舞往事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三百四十一回 凤舞往事沧狼行最新章节

天狼心中一惊,失声叫道:“什么!”凤舞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是在哪里练成这一身武艺的,但我感觉你的刀法虽然霸道邪门,但隐约间有一股正气,如果我所料不差,天狼你应该是出身名门正派,这也是你不愿意和伏魔盟正面为敌的原因,对不对?”天狼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有作出正面回应,沉声道:“凤舞,不用把话题扯到我身上,说你的事情就可以了。

你刚才说每年都要死一个人,为什么?”凤舞的眼睛中透出一丝杀气:“这才叫孤星养成,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又都是孤儿,身处在那样的环境里,很容易就会产生感情,而要成为最优秀的杀气和密探,就不能有这样的感情,尤其是我们杀手之间,更不能有这种感情,只有用这样的办法,才能逼着我们一边能拼命练武,一边能隐藏自己的实力,好在年底的比武淘汰中不被人针对。

”凤舞突然笑了起来:“天狼,你知道为什么最后是我活下来了吗?”天狼只听得背上一阵发凉,他觉得自己的嘴很干,胃里是一阵子翻江倒海,有一种想要把早饭吐出来的冲动,他定了定心神,抿了抿嘴唇,用尽量平静的声音回道:“你说。

”凤舞“嘿嘿”一笑:“第一年的时候,我装成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妹妹,每天都跟在别人后面练拳练功,其实晚上他们睡觉的时候,我都借着上厕所的机会跑出去偷练。

”“其实从第一年开始。

其实我已经武功第一了,但我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的实力,到了每年的年底比武的时候,我都只胜第一场。

而且要装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赢,这样别人就不会觉得我对他们能继续构成威胁,下一年就不会刻意地针对我。

但我也不能表现得太弱,要不然其他人都会把我当成软蛋,准备下一年就第一个把我踩下去。

”天狼听得一愣一愣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能默默地听。

凤舞幽幽地说道:“天狼,你是不知道这个末位生死淘汰的残酷,每年的比武,如果输了一阵,那往往都是浑身是伤,再接下来打,身体的状态都和第一阵无法同日而语了,我曾有一年大意了,被人上来就撒了胡椒粉突袭,又用玄冰掌封住了我的内劲。 结果给打成内伤,第二阵没恢复过来又输了,最后打到了末位淘汰战,天狼,你知道有有多可怕吗?”天狼想要咽一泡口水,却发现没有说话嘴也干得要冒火。

喉咙里“咕”了一声,竟然是没有说出话来。

凤舞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想再去想当时的情况:“那一年,我八岁,其实我的武功比最后一战的那个孩子要高出许多,但打到那份上,却根本发挥不出来,我们两个就是抱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死死地掐着对方的脖子,最后我是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 一下子砸中了他的太阳穴,把他砸得摔到在地爬不起来,然后我就用那块石头一下下地砸他的脸,最后生生地把他的脸砸成了一团血泥,天狼。 只有经历了那次,我才觉得我是一头狼,再不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了。

”天狼无话可说,他终于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凤舞是如何被训练成这样残忍冷血的女杀手,这才是她真正的本质,而那个在陆炳面前刁蛮,任性,撒泼耍赖的邻家小妹,那只不过是她的又一个面具而已。

凤舞抬起头,看着天狼,神色间又恢复了刚才的那副冷酷与平静:“天狼,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我凤舞成长的经历,所以我很确信,你不会是这样训练出来的,因为你没有那股狠劲,你的武功比我强,但如果现在的你跟我生死相搏,你还真不一定能活下来。 ”天狼的情绪也从凤舞的那个可怕而悲惨的故事中恢复了出来,刚才凤舞向他展现出自己悲惨的童年与柔弱的一面,这让他不自觉地心生同情,但现在的凤舞又恢复了一个女杀手的本色,天狼作为顶级武者的骄傲也跟着回来了。

天狼摇了摇头:“对别人,尤其是别的女人,也许我会下不了手,但对你,我要取你性命的时候不会有半分犹豫。

凤舞,你最好不要逼我杀你,因为我要杀你的时候,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凤舞突然笑了起来:“天狼,你这个人就是嘴硬心软,其实我倒是能把你的过去猜个七七八八,你应该是出身名门正派,但是被总指挥使大人一早派出去的卧底,可能你的家人被总指挥大人控制,或者有什么你不得不效忠他的理由,所以尽管你进了锦衣卫,但仍然心不甘情不愿,碰到你的正道朋友,甚至有可能以前是你的同门师兄弟,还不忍心下手,是也不是?”天狼冷冷地说道:“凤舞,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锦衣卫密探,好奇心,尤其是没有得到上司允许的好奇心最好不要太重,总指挥使既然没有允许你问这些,你就不要试着从我嘴里套出些什么。 刚才的那件事情,是你自己想说,可不是我多感兴趣。 只怕是这么多年你把这些话闷在心里,自己也难受吧。

”凤舞没有说话,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天狼的眼睛,一动不动,似乎想要看透天狼的内心,而天狼也毫不退缩地盯着她看,眼神中没有半分躲闪与退让。

好一会儿,凤舞才低下了头,轻轻一声长叹:“天狼,谢谢你今天陪我这么久,你说的不错,这些话在我心里闷了许多年,我不敢对任何人去说,只能每天晚上做恶梦醒来后自言自语,你是个很好的倾听者,没有打断我的话,也没有破坏我的情绪,今天我把这些说出来,人也轻松许多了,这件事我真的要谢谢你。 ”天狼的嘴角勾了勾,说道:“所以你一开始诱我知道你的这个秘密,还装模作样地要提什么交换条件,都不过是心理战吧,你一早就想向我倾诉这些,因为除了今天的这个行动外,也很少会有我们单独相处的机会,而在锦衣卫里,能不向总指挥大人告密的人,恐怕也只有我一个了,所以你今天会跟我说这些,对吗?”凤舞笑了起来,这回她的嗓音清脆宛如银铃,别有一番少女的娇媚:“嘻嘻,不错,天狼你真的好聪明,如果你也在那堆孤儿里,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呢。

幸亏现在我们不用只活一个。 ”天狼心中一动:“难道这才是你的真实声音吗?以前你也一直在变着嗓音说话?”凤舞点了点头:“不错,在外人面前,我要学会伪装自己,脸上要有面具,声音也不能用原声,也许下次你见到我,我就会变成一个糟老头子,或者是个瞎眼老太太,再或者是个哑巴,不过天狼,我真的挺佩服你,我的这个易容术可是从小训练的,练了十多年才能练到能在面具上做出表情,你出身名门正派,也能有这本事吗?”天狼一想到这个易容术就想到了云涯子,心中黯然,但难过之情只是在眼中一闪而过,他点了点头:“这易容术是陆总指挥在我卧底前就教我的,应该和给你的是同根同源。 我在正派学艺的时候也是要从小戴着面具过活,这东西就是保命的家伙,能不练精吗?”。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