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第四百九十七回 调虎离山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四百九十七回 调虎离山沧狼行最新章节

刘东林叹了口气:“这些江湖人物都可以飞檐走壁,本事大了去,你我这些天又不是没见识过,再说了,这可是小阁老的意思,你敢违背?”何书全一听到小阁老三个字,脸色微微一变,但还是说道:“那也不必把我按察使臬司衙门的兵士全给排除在外吧,我那里也有些抓获过江洋大盗的捕头和亲兵,本事不差的。

”门外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何大人,恕我无礼,你的那些捕头,在我眼里也就是些蝼蚁而已,要是靠了他们来守卫,只怕这账册早就丢了。

”何书全脸色一变,转向了门口,只见一袭黑袍,须发如猬刺的上官武,背上插着一把双手巨刀,抱着臂,缓缓地踱进了密室。

何书全一向对上官武没什么好感,冷冷地说道:“上官义士,你们是小阁老介绍来的,说是身具异能的江湖豪杰,这些天本官也给足了你们面子,可你也不能把我们朝廷的公门捕快,都说成是酒囊饭袋吧。

我看这些天你们守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发生,风凉话谁不会说!”上官武哈哈一笑:“何大人,你恐怕还不知道,这两天一直有夜行人来访,只怕现在已经把这里的虚实打听得一清二楚,若不是我们严加防范,可能这账册前两天就丢了。

”刘东林正在喝一杯茶,听到这话惊得茶杯都差点从手中滑出,杯中的水泼得满手满身都是,紧张得声音都有些发抖:“上官大侠,这可开不得玩笑,既然如此,为何昨天不通报我们?”上官武冷冷地说道:“告诉二位大人,又有何用,徒增你们的烦恼罢了。

这些天我们已经加强了守备,而这里由我亲自看守。 哦,对了,还有个事情要支会你们一声,四天前。 巫山派的刘舵主亲自带领二十名舵中高手帮忙助守,我安排了他们在外面作第一道防线。

而小阁老明天午时的时候,会亲自来接你们回京。 ”刘东林激动地说道:“什么?小阁老自己要来?”上官武点了点头,从袖中拿出一张字条,递给了何书全:“这是两个时辰前刚接到的消息,他这次秘密出京,就是为了确保账册的事情万无一失。

”刘东林接过字条,兴奋地搓着手,嘴里连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

小阁老要是肯来,那一切就万无一失啦。

”他现在只想着过了今天,把账册往严世藩的手上一交,自己就算平安无事了,不然这一路之上还得提心吊胆。

何书全一开始也是笑容满面。

但回头一想,觉得总有些不对劲,开口道:“小阁老身为工部侍郎,怎么能轻易离京呢?”刘东林笑道:“老何,你要知道,现在严阁老的情况不是太好,而小阁老也被皇上斥责。

命他在家闭门思过,反正不用上朝,正好可以出来转转,顺便也看一下各地的同僚们。

阁老家多的是武艺高强的异能之士,有他们护卫账册,当可高枕无忧!”何书全点了点头。

对上官武说道:“那些夜行人,可曾查到虚实了?”上官武摇了摇头:“他们的武功很高,而且不止一个,前天我亲自追踪过一个,还是给他甩掉了。

如果他们要动手的话,就应该是在今天晚上,过了今晚,他们应该就不会再打这账册的主意啦。

”刘东林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上官义士,那些清流派的官員一向就是少林武当这些门派的后台,听说这些门派多的是高手,这次来的该不会是他们吧。 ”上官武不屑地勾了勾嘴角:“这些个名门正派,只会满嘴大道理,跟我们神教打了这么多年,半点上风也没占,十年前断月峡大战,更是给我们杀得屁股尿流,刘大人,你不用担心,有我们在,万无一失的!”正说话间,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叫声,有人在厉声叫道:“什么人!”紧接着就是一阵兵刃相交的声音,而惨叫声此起彼伏。 上官武的脸色一变,一个箭步,身形快得不可思议,直接闪出了门口,对着外面沉声喝道:“来者多少,战况如何?”一个娇媚的女声阴恻恻地响了起来:“点子好象只有一两个人,但是武功极高,振翼和见智已经带人过去了,听声音已经突破了巫山派刘舵主他们的防守,正向这个院子冲来。 ”上官武的眉毛一动:“只有一两个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司徒,你我r暂时不要动,以免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外面的司徒娇格格娇笑起来:“上官,我还真想看看来人的斤两呢,听声音他用的应该是剑,如此独来独往,一开始我以为是司马鸿,可是仔细听声音,又不太象是独孤九剑,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夜闯这里。 ”正说话间,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暴豆般的兵刃相击之声,长枪挥舞的声音如同滔滔大江,奔腾不休,司徒娇点了点头:“振翼和来人交上手了,这是他绝情枪的声音,有他出手,加上见智在一边辅助,来人就是三头六臂,只怕也难闯进来啦。

”上官武的眉毛轻轻一动,他竖着耳朵仔细听了听,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司徒,我觉得情况不太妙,刚才来人一路杀进来时,剑法大开大合,气势十足,可是这会儿跟振翼交手时,却是悄无声息,听不到什么动静,振翼毕竟年轻,经验不足,我怕他会中了来人的暗算。 ”司徒娇正待开口,外面却传来一声闷哼,刚才如暴风骤雨般的枪啸之声为之一滞,而一阵惊呼声同时响起,司徒娇脸色一变:“不好,振翼吃了亏,上官,这里你看守一下,我去会会来人!”上官武的面沉如水:“一切当心!”外面的衣袂破空之声一闪而没,司徒娇显然已经奔出,而上官武缓步走出了地下秘室,站在大门口,取下了背上的斩马大刀,深吸一口气,刀柄上的玄铁链子缠在了肌肉虬突的右臂之上,他闭上眼,浑身的青色气息开始慢慢地腾起,而那把刚才如一泓秋水般明亮的大刀,也开始腾起了一阵青光。 院外司徒娇的鞭击之声已经响起,配合着她的声声娇叱,显然她已经与来人交上了手,林振翼的绝情枪声经过了短暂的沉默之后,也声势复振,与司徒娇的鞭击声相得益彰,而来人的剑啸声也开始渐渐地高了起来,显然已经被逼得不象刚才对付林振翼时那样应付自如。 上官武一颗悬着的心渐渐地放下,看来来人毕竟是人不是神,面对司徒娇和林振翼两大高手的夹击,还是难以为继,又战了片刻,只听一声闷哼,伴随着皮鞭击中身体的那种脆响声,几乎同时响起,紧接着就是一个烟雾弹丢到地上的声音,以及司徒娇和林振翼双双的厉声清啸:“哪里走!”连续几声衣袂破空的声音响起,上官武抬头望去,只见远处的房顶上隐约有几个身影在前后追逐。 上官武的心算是定了,大声喝道:“见智在吗?速来回报外面的情况!”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响过,满头大汗的傅见智跑了过来,倒提着一对鸳鸯刀,说道:“来敌只有一人,但武功高得不可思议,我和二师兄联手对战,仍然着了贼人的道儿,后来幸亏师叔杀到,才扭转了局势!”。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