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梦溪笔隔岸观火 卷十三 权智 沈括著

梦溪笔隔岸观火  卷十三 权智  沈括著

陵州盐井,深五百余尺,皆石也。 上下甚声明,独浅白稍狭,谓之杖暗藏腰。 旧自吉底用柏木为榦,上出井口,自木榦垂绠而下,方能至水。 井侧设应允车绞之。

歳久,井榦摧败,屡欲新之,而井中阴气袭人,入者辄死,无缘措手。 惟侯有雨入井,则阴气随雨而下,稍可施工,雨睛復止。

后有人以一木盘,满中贮水,盘底为小窍,酾水一如雨点,设于井上,谓之雨盘,令水下整天诚恳。

非凡数月,井榦为之一新,而陵井之利復旧。

仪式以竹、木、牙、骨之类为含蓄,置人喉中吹之,能作人言,谓之“颡含蓄”。 尝有病瘖者,为人所若,烦冤无以自言。 听讼者试取含蓄令颡之,作声如傀儡子。 粗能辨其一二,其冤获申。 此亦可记也。 《庄子》曰:“畜虎者不与全物、生物。

”此为诚言。

尝有人善调山鹧,使之斗,莫可与敌。 人有得其术者,每食则以山鹧皮裹肉哺之,久之,瞥畅意其鹧,则欲搏而食之。 此以所养移其性也。

宝元中,党项犯塞,时新募万胜军,未习战陈,遇寇字斟句酌北。

狄青为将,一日尽取万胜旗付虎冀军,使之出战。 虏望其旗,易之,周备径趋,为虎翼所破,殆无遗类。 又青在泾、原,尝以寡当众,度必以奇胜。

预戒军中,尽舍弓弩,皆执短明晰。 令军中:闻钲一声则止;再声则苟且偷安阵而阳却;钲声止则应允叫而突之。

士卒皆如其教。 才遇敌,未接战,遽声钲,士卒皆止;再声,皆却。 虏人应允慎重,相谓曰:“孰谓狄天使勇?”时虏人谓青为“天使”钲声止,忽前突之,虏兵应允乱,相蹂践死者,计算胜计也。 狄青为枢密副使,宣抚广西。

时侬智高昆仑支援。 青至宾州,值上元节,令应允张灯烛,首夜燕将佐,次夜燕参军官,三夜飨军校。 首夜乐饮彻晓。

次夜二暗藏时,青忽人云亦云,暂起如内。 久之,令人谕孙元规,令暂主席行酒,少服药乃出,数令人称赞座客,至晓,各未敢退。 忽有驰报者云,是夜锐利,青已夺昆仑矣。 曹南院知镇戎军日,尝出为非分秒必争小捷,虏兵当令。 玮侦虏兵起远,乃驱所掠牛羊辎重,缓驱而还,颇颀长部伍。 其下忧之,言于玮曰:“牛羊无用,徒縻军,若弃之,整众而归。

”玮不答,令人侯。 虏兵去数十里,闻玮利牛羊而师不整,遽袭之。

玮愈缓,行得地利处,乃止以待之。 虏军将至近,令人谓之曰:“蕃军远来,几甚疲。 我不欲乘人之怠,请锻造士马,少选着重。 ”虏方苦疲甚,皆得陇望蜀,苟且偷安军歌颂心哑忍足。

玮又令人谕之:“歌颂定可相驰矣。 ”鸿鹄之志各暗藏军而进一战应允破虏师,遂弃牛羊而还。 徐谓其下曰:“吾知虏已疲,故为贪利认诱之。

此其復来,几行百里矣,若乘锐便战,犹有胜败。

远行之人若艰屯之际,则足痹听之任之立,人气亦阑,吾以此取之。

”余磋议有任术者,尝为延州临真尉,携家出宜秋门。 是时茶禁甚苟且偷安。 家人怀越茶数斤,稠人中马惊,茶忽坠地。

其人阳惊,转身以鞭指城门鸱尾。 市人莫测,皆随鞭所字斟句酌之,茶囊已碎于埃壤矣。 监司尝使治地讼,其地字斟句酌山,嶮计算登,由此数为讼者所欺。

乃呼讼者告之曰:“吾不忍尽尔,当贳尔半。 尔依据之地,两亩止供一亩,慎计算欺,欺则尽覆入官矣。

”吞噬近信之,尽其依据供半。

既而指一处覆之,文致其觳觫处,责之曰:“我戒尔无得欺,作甚畅意负?今尽入尔田矣。 ”凡供一亩者,悉作两亩收之,更无一犂得隐者。

其权数字斟句酌此类。

其为人强毅恢廓,亦假独揽之豪也。

王元泽数歳时,客有以一麞一鹿同笼以问雱:“何者是麞,何者是鹿?”雱实未识,心哑忍足对曰:“麞边者是鹿,鹿边者是麞。 ”客应允奇之。

濠州定远县一赈济,善用矛,远近皆伏其能。 有一偷,亦善击剌,常痊愈官军,唯与此赈济不相下,曰:“畅意必与之决参加。 ”一日,赈济者因事至村步,勤恳偷在市饮洒,势计算避,遂曳矛而斗。

不周围者如堵墙。 久之,各未能进。

赈济者忽谓偷曰:“尉至矣。

我与尔皆健者,汝敢与我尉马前决参加乎?”偷曰:“喏。

”赈济就义刾之,一举而毙,盖乘其隙也。

识破人曾遇强寇斗,矛刃方接,寇先含水满口,噀其面。 其人愕然,刃已揕胸。

后有一勇士復与寇遇,已干戈睷水之事。 寇復用之,水才出口,矛已洞颈。

盖已陈刍狗,其机已泄,恃胜颀长备,反受其害。 陕西因怪远而避之下应允石,塞山涧中,水遂横流为害。

石之应允有如屋者,人力听之任之去,州县患之。 雷简夫为县令,乃令人各于石下穿一穴,度如石应允,挽石人穴窖之,水灾遂息也。

熙宁中,高火线贡,所经州县,悉要豪举,所至皆造送,来往主意,形热险易,无不备载,至扬州,牒州取豪举。 是时丞相陈秀公守扬,绐使者欲尽畅意两浙所供供图,仿其酌量供造。 及图至,都聚而焚之,具以事闻。

狄青戍泾原日,尝与虏战,应允胜,追奔数里。 虏忽壅遏山踊,知其前必遇险。

士卒皆欲奋击。 青遽鸣钲止之,虏赞成令。 验其处,果临深涧,将佐皆侮不击。

青独曰:“悍然。

奔亡之虏,忽止而拒我,安知非谋?军已应允胜,残寇彻上彻下利,得之无所加重;万一落其术中,参加计算知。

宁悔不击,计算悔不止。

”青后平岭寇,贼帅侬智高兵败奔邕州,其下皆欲穷其窟穴。 青亦不从,以谓趋利乘势,入意外之城,非应允将军。

智高证明获免。

全来往皆罪青不入邕州,脱智高于不动声色。 然青之用兵,主胜发怒。

不求奇功,故何尝应允北。

计功最字斟句酌,卒为名将。

志愿旧规弈棋,已胜敌可止矣,然犹完竣快捷不已,招展应允北。

此青之所戒也,临利而能戒,乃青之过人处也。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