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第一百六十七 熟人(下)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七 熟人(下)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那儒衫老者只留给林宇一个背影,朝文书阁许大人微微点头,便负手上了阁楼。

文书阁的楼上,是学子都无法上去的禁地,唯有获得爵位的文道修士才有资格踏足。

当然除此之外,文书阁的三大长老却是常驻在阁楼上,不过也没有学子见过他们的庐山真面目。 林宇觉得那儒衫老者的背影熟悉,但也压根没将那酒楼中爱酒的老头,当成是上了阁楼的这位老者。

许大人满脸红光的走了回来,似乎心情非常不错,看着林宇道:“今天老夫的运气还不错。

”林宇愣了愣神,这许大人跟自己很熟吗?嘴角浮现一抹浅笑,道:“学生恭喜大人了。

”“哈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能够与那位老大人攀谈几句,还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许大人轻咳了两声,觉得在后生面前有些失态了,当即压下心中的窃喜,道:“你好好看书,老夫还有事要忙……”许大人走后,林宇乐得清静,一个人捧着书当了回孜孜不倦的学霸。 见识眼界在无形间开拓,林宇获益匪浅,想要真正的融入大夏跟圣文大陆,还是得系统的学习了解这个世界的历史文化。

直到肚子传出抗议的声音,林宇才意犹未尽的合上书籍,随后便离开了文书阁。 郡城级别的文书阁,藏书固然很多,但大多数都是注重数量而质量参差不齐的诗词文章。 甚至连‘启蒙’类的这些读物都有,数量还不少。

林宇实在想不通,进入文书阁都是考取了功名的学子,这些启蒙读物难道是给学子们当厕纸的?林宇下山后,山脚天书榜石碑下,一个身穿宽松华服的公子哥,唤住了林宇,上前拱手道:“可是林公子当面?”林宇上下打量了此人一番,确定没有任何印象,点了点头道:“是我,你有事?”“我是文书阁护卫所陈顺之的朋友,特意受他的委托,在此地等候林公子,陈兄已经在城南觅香楼设宴,还望公子能够赏脸赴宴!”华服公子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彬彬有礼。 “是被衙门提辖周大人调离护卫所的那个陈顺之?”林宇淡漠道。

护卫所是衙门里的一个特殊部门,用前世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公立的安保公司。

衙门提辖官直接管辖跟任命,从林宇得知陈顺之被调走后,就猜到了那家伙真去找了周提辖。

不过……看样子这陈顺之跟周提辖的关系还不错,否则的话,也没理由设宴招待自己。 “正是陈兄!”那华服公子哥面露苦笑之色,道:“陈兄现在追悔莫及,恨不得亲自过来给林公子赔罪,只是他如今离开了护卫所,若是出现在这,怕护卫所的某些人会使绊子……”林宇笑了笑,护卫所里的护卫,也不可能都是陈顺子的兄弟,陈顺之走了,那个决定学子能不能从文书阁带走书籍文章的重要位置,护卫所内就没有人不动心。 现在护卫所里人人都知道他的身份,若是在郡守大人或者提辖大人面前美言一两句,还愁那个位置不能到手?“请吧!”林宇想了想,也同意赴宴,不用花钱就能吃上美美地一顿饭菜,这事他真没办法拒绝。

况且,陈顺之这家伙看来跟周元关系匪浅,就权当卖周元一个面子了。

好歹,周元还欠他四万两银子,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那华服公子哥脸色狂喜,便是躬身请林宇上了远处的一台轿子。

出行备了轿子,林宇不由高看了一眼那华服公子,多半是个考取了功名的学子。

“这陈顺之真是够胆,护卫所本就是护卫文书阁内的书籍,但却跟这些学子做着监守自盗的事……”陈顺之小小的护卫所士兵,能够跟武陵郡学子称兄道弟,这其中的门道,明眼人都懂。

轿夫抬着林宇跟那华服公子去了城南,期间,华服公子也不断地寻找话题,似乎在摸林宇的底。 但林宇何许人也,随便抖出一些‘高见’,譬如会飞的飞机,圣文大陆是个球……等等之类的观点,顿时让华服公子目瞪口呆。

“难不成郡守大人的女婿是个疯子不成?”华服公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着说林公子大才,实则内心将林宇狠狠地鄙夷了一遍。 简直荒谬,强大的文道修士通过才气神通,能够飞天入地倒还说的通,那铁矿冶炼出的铁箱子也会飞,那才叫有鬼。 至于这广阔无垠的圣文大陆是个球,这就更可笑了,历史上早就有强大的文道修士验证过,圣文大陆根本就不是个球。

无知小儿,走了狗屎运得到了圣眷罢了。 林宇也在交谈中知道了华服公子的名字,叫做张远坤,祖上都是学子出身的书香门第。 其本人也是在二十岁就成了双乙学子,曾经也是红极一时的少年天才。

双甲学子古往今来,武陵郡就压根没出现过,双乙学子已经极为难得了。 双甲为第一,单甲第二,双乙则为第三,也就是全省第三名,资质可见一斑。

当然了,张远坤的那一次大考,双甲有两个,双乙更是高达六七个。

觅香楼今晚不接外客,被护卫所的陈顺之大人花了上千两给包了,可谓是财大气粗。 但陈顺之内心却仍然觉得发慌,若是林宇不来,他这千两银子就打了水漂。

陈顺之在酒楼外焦急地等待,身后七八人则是他的学子金主。 陈顺之被提辖周元调走之后,这些学子顿时慌了神,既害怕事情败露,又担心日后财路断掉。

他们都是书香门第,且都是家室丰盈的大家族,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祖上几代以来,跟文书阁护卫所的关系斐然,靠倒卖这些珍贵书籍而囤积巨量的财富。

“张兄的轿子来了……”好在,上天似乎还是挺眷顾陈顺之的,当林宇掀开轿帘走了下来后,所有人都如释重负,脸上迅速浮现出一抹亲切的笑容。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