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1060,去酒店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1060,去酒店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王勃的女友梁娅强睁着一双睡眠不足的熊猫眼搭车去西政上课。

王勃则因为昨晚实在太累,根本起不来,一直到日上三竿,差不多十一点,这才起床。 起床后,王勃喊了声“萱姨”,却没人应。

他几个房间找了找,都没看到人影,最后在自己卧室的门上看到了一张黄色的便签:“小勃,我去看房去了。

冰箱内有牛奶,面包,以及给你煎的两个鸡蛋。

你用微波炉热一热吧。 ”“这女人,还真够周到的。 ”王勃咧嘴一笑,将便签撕下。 在洗手间洗漱完毕,吃了程文萱准备的早餐,王勃就准备回学校干自己的正事了。 出门之前,他感觉有些尿急,便打算先放个水,也懒得去自己主卧的厕所,直接开门进了走廊边的公共厕所。

“刷刷刷”轻松放水的途中,王勃突然发现墙壁的挂钩上挂着三条内/裤和两个胸/罩。

三条内/裤,一条是黄色的,样式简单,正面印有“花仙子”图案的小可爱;另外两条则是一红一黑,而不论红黑,都带着繁复的蕾/丝花边。

至于胸罩,则是跟内/裤同款,黄色的简单,可爱,印着卡通人物;红色的繁复,带着魅惑的蕾/丝边。 卡通“小可爱”无疑是女朋友梁娅的。 女孩昨晚上洗了澡,顺手就把自己的贴身内衣给洗了。 而两条带蕾/丝边的内/裤和一个胸/罩不用说只可能是梁娅的四姨妈程文萱的了。

“不对,程文萱怎么洗了两条内/裤?她不至于出差的时候还把家中没洗的衣物拿到外面去洗吧?”看着几条花花绿绿,惹人遐思的贴身衣物,王勃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程文萱不可能穷得家里没有多余的内/裤,也不至于懒到把脏衣物拿到外面洗,只可能是弄脏了,不得不洗。

昨天晚上洗澡的时候跟小娅一样换下一条,那么另一条是怎么弄脏的?难道大姨妈来了?”王勃赶紧瞅瞅厕所内的垃圾桶,里面空无一物,没看到女孩们爱用的“小面包”。 “没来大姨妈,莫非”王勃脑筋急转,思索其中的真相,随着时间的过去,嘴角渐渐的勾出一丝邪邪的笑容。 如此一想,王勃情不自禁的就感觉身上发热,那一红一黑两条小**转眼间便散发出一股勾人的魅力。 然后,很快的,王勃便发觉自己的喉咙又一次干燥起来,腿间的某条死蛇如同吃了膨化剂似的开始膨胀。 王勃的目光在那两条一红一黑的布片上来回瞟,表情变了好几变,最终定格在了坚毅的神情上。

于是,他匆匆出门,直接跑到玄关把防盗门反锁了,以防程文萱万一突然回来撞见,那就真的是万分精彩,无地自容了。

为了便于程文萱这段时间的工作,他昨天晚上给了女人一把家里的钥匙。

反锁了门,王勃匆匆回到洗手间,迫不及待的取下中间那条红色的蕾/丝边内/裤,拿到鼻端嗅了嗅了,没嗅出什么异味,只有一股香皂的芬芳。

之后,王勃脱下裤子,放出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死蛇,将红色的布片慢慢的裹了上去……十来分钟后,王勃长出了一口气,只感觉左右两只手像要断了一样,酸软无比,比搬了两车砖还累。

发泄之后是空虚,但对现在的王勃而言,还多了某种心虚跟后悔。 王勃打开水盆上的水龙头,就着香皂,开始收拾起残局来。

搓洗干净,用力拧干,挂回原处,王勃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点了点头,吹着口哨,开开心心的回校了。

然而,等他到了学校后,他突然面色一变,想到了一个被他忽略的问题:两条内/裤的干湿度不一样,一条都快干了,一条湿润得很,程文萱如果回来一摸……“唉,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遭了,这下遭了,不知道程文萱知道自己内/裤湿了后,会有怎样的联想,又会怎样看我这个老板……”王勃双手捂脸,做出一副没脸见人的样子。

随后的几天,心虚的王勃没敢回沙区的高级公寓,让梁娅每天放学后去陪她四姨妈。 梁娅便拉上钟嘉慧。 三个女人一台戏,没王勃在的日子,女人间的共同语言可就多了,过得那是个有声有色。

程文萱在双庆呆了四天,直到两套九十年代初建的,面积都在一百个平方以上的房子过户到了王勃的名下,她这才离开。

离开的时候,王勃开车送程文萱去机场。 刚出门的时候还正常,当车子开上去机场的内环高速的时候,王勃便感觉身边女人看他的目光有些异样。

“萱姨,有……有什么事吗?”心头有鬼的王勃小声的问。

程文萱却不说话,看了他一眼后便把目光移往一边。

脸上的表情虽然平静,但心头却莫名的翻腾得厉害,尤其是在即将离开双庆,离开身边这个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她陷入某种煎熬、茫然,恐惧……无数情绪交织的男孩。

那天看房回来后,她准备看看挂在洗手间的内衣内/裤晾干了没有,探手一抹,黑的那条快干了,又去摸红的那条,刚一抹,程文萱脸上便是一阵疑惑,疑惑没多久,神情马上剧烈一变!再后来,王勃一直躲着不见她,更是肯定了她心头的猜想!程文萱的表情让王勃“心惊胆颤”,惴惴不安,于是便探手去抓女人放在大腿上的手,却被女人用力的挣开了。 王勃又去摸女人的腿,女人朝车窗边躲,用力的把他的手推开。

但一直不说话。 事情有些严重!王勃用余光瞟了眼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人,女人的胸脯急剧的起伏,喘着气,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既看不到生气,也看不到什么愤怒。 但这才是最让他担心的地方。

内环高速上,王勃也不好做剧烈的动作。

但这个事情不能拖着不办,肯定要妥善的解决。 两世为人的他十分的清楚,有些事情,可以拖,无关大局,无伤大雅;但他和程文萱之间的那些不能为外人道的事,却不能拖,十万火急,需要立刻解决,不然说不定哪个时候就要坏大事!他有这种感觉!车快到北环立交的时候,王勃知道这里有家五颗星的欧瑞锦江酒店,直接把方向盘一打,朝欧瑞锦江酒店驶去。 “你去哪儿啊?这不是去机场的路吧?”程文萱脸上终于有了些表情。 她来双庆已经好几次了,这条去机场的机场高速也走了好几回。 这次却轮到王勃不言不语了,只顾加速朝前方的酒店跑。

“错了!小勃,你走错了!机场不是这条路。 ”“没错!先不去机场,我们先去另外一个地方。 ”“可是还有两个小时飞机就起飞了啊?小勃,我求你,别闹了,好吗?你在前面掉个头吧。 ”程文萱终于变色,开始哀求。 王勃却不为所动,握着方向盘,勇往直前。

程文萱哀求了数次,王勃却不听她的话。

程文萱终于放弃,颓然靠在了柔软的座椅上。 她似乎意识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什么。

这让她十分的恐惧。 恐惧中又夹杂着一点隐隐的期待跟欢愉,但更多的还是恐惧。

程文萱双手抱臂,缩着脖子,瑟瑟发抖。

王勃一直用余光观察着女人的状态。 对方的样子让他心生不忍。 于是便伸出手,将女人的手抓在手里。

“别担心,文萱,这个酒店才开张不久,没什么人。 不会有人认识我们的。

”王勃小声的安慰,既像在安慰程文萱,更像在安慰他自己。 他的话犹如最后一榔头,将程文萱这几天强竖的保护壳一下子敲得粉碎。 女人慢慢的瘫软在了座椅上,紧抓着他伸过来的右手,犹如抓着救命的稻草。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