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乡村猎艳 第65章 撞了活该


乡村猎艳 第65章 撞了活该

吴小爱过来把吊瓶取下来,高高举过头顶,搀扶着大狗出了病房门,去了走廊的厕所。 进了厕所后,一股呛人的臭味迎面扑来,两人都快要窒息了,大狗把药瓶从吴小爱手里接过来,挂在了厕所里的铁丝环上。 大狗说道:“小爱,这里熏死人了,你到外边去。 ”等吴小爱走后,大狗就开始尿了,那东西还不利落,尿起来还是一点一点的,还有烧灼的疼痛。 他一边忍着臭气,还要忍着下身的疼痛,一边滴着点点。 这一次还是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尿完了,大狗不想再受这个罪了,看着吊瓶里的药水只剩下半瓶了,就想去泌尿科让医生看看。

到了病房,大狗自己拔下了正在打的吊针,吴小爱看见了急忙说道:“大狗哥,你这是干啥啊?药水还没打完,这都是钱啊,可惜不可惜?”大狗说道:“打进身体里,一会想尿了尿不出来,那才叫受罪,我现在去泌尿科,找医生去。

”吴小爱说道:“那我陪你一起去。 ”大狗笑着说道:“你别去了,我现在一个人走路没问题了,就这几步路,我能去的。

”大狗出了病房,走了几步就扶着墙壁歇一会,到了泌尿科,这时候看病的人已经没有了,原来坐在里面的那个男医生已经不见人了,只有那个女助手坐在那里,看着一本书。

大狗说道:“我找那个男医生。

”女助手没有抬头,说道:“啥病啊,我还看不了了?先让我看看。

”大狗说道:“这病你看不了,你还是去找那个男医生吧。

”女助手这时抬起了头,仔细看了一眼大狗,已经认出他来了,看见大狗头上缠着纱布,说道:“是你啊,你的头咋啦?”大狗不好意思地说道:“没事,撞到墙上了。

”女助手笑嘻嘻地说道:“那你一定是看美女了,撞了活该。

”大狗也笑着说道:“是活该,你是女的啊,咋能在这地方上班呢?”女助手看了他一眼说的:“看你封建的,女的就不能在这上班了?到这来的不光有男的,也有女的啊,我们当医生的就不把这当回事,一天看的多了,神经都麻木了。

”大狗嘿嘿笑着说道:“你这工作挺好的,我以后要是能当医生,就当像你这样的。 ”女助手板着脸说道:“你这思想可不健康了,我们是给病人看病,缓解病人的痛苦,你把这当啥了?”大狗说道:“好好,我思想不健康,我不说了。

”女助手脸色缓和过来,说道:“你这次来还是看上次那种病啊?我给你教的办法你学会了没有?”大狗不好意思说道:“你那办法我就没用过,不过我这次来不是看这病的,我的下边被人踢了一脚,尿不出来,上一次厕所,就得半个多小时,还疼得很,把我难受死了。 ”女助手说道:“你干啥吃的,咋能这样不小心啊?解下裤子让我看看。

”大狗这次没有上次那么害羞了,很快解下了裤子,那个女助手带上乳胶手套,用手拿着那东西看了几下,说道:“尿道里有创伤了,也不算啥大问题,我给你开点药,帮助你快点恢复。

”大狗重新穿好裤子,到了女助手旁边,说道:“以前你用手动一下我那东西,我就会有反应,现在咋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了?”女助手写好了处方,说道:“哦,如果这样你就麻烦了,等你下边的创伤好了以后再看,如果真得起不来,到那时再来找我。

”大狗拿了处方,冲女助手笑了一下说道:“麻烦你了,谢谢啊。

”女助手抿着嘴笑着:“不用客气,哦,你住在那个病房?我有时间去看你。

”大狗说道:“外科36床,那我走了。 ”大狗去取了药,有口服的,也有外涂的,一边看着上面的说明书进了病房,吴小爱还在病房里。

吴小爱让他躺下,说道:“大狗哥,情况咋样?严不严重啊?”大狗说道:“医生说不严重,过几天就会自动好,还给我开了一点药。

”吴小爱倒了一杯水递给大狗说道:“那快先把药吃了。

”大狗吃完了口服药,还想给自己下边那涂一点外用药,可吴小爱在身边,有点不好意思,准备等她啥时候不在的时候在涂药。 孙红梅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到了10点多才下了床,穿上衣服,洗漱完毕,就提上菜篮出门,准备去菜市场买点菜回来做饭。

到了菜市场,孙红梅正准备买菜,听见菜摊前两个女人在一起说话,开始她没注意,无意中逮了几句,才用心听着她们说话。

一个年纪大的女人说道:“你知道吗?昨晚上有一个男人被人打了,鲜血把街道都染红了,悬死了。 ”另一个女人问道:“这个人是哪儿的?为的啥事啊?”那个年龄大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听人说的,那个人是农村的,来县城盖房子,不学好去和人家争女人,弄下这事,唉,时间长了估计憋不住了,这下好了,连命都搭进去了。

”孙红梅听到这心里直打鼓,农村来盖房子的?会不会是大狗啊?她急忙拉着那个女人的胳膊说道:“姨,你说的那人是在哪儿打架的?”那个女人就说:“哦,是在石头巷那附近,那血流的,估计现在人都没有了,这人真可怜,年纪不大,这么快就完蛋了。 ”孙红梅这下心里越发着急了,大狗的建筑队就在石头巷附近,这两人说的会不会就是大狗啊?想到这,她顾不上买菜了,提着菜篮就向石头巷这方向急匆匆走了过来。

走了一会,孙红梅就看到大街上残留的血迹了,这血迹方向正是去到大狗的建筑队的,她心里更加紧张了,心里默默说着,不是大狗,不会是他的。

等到了大狗昨晚上被打的地方,她又看到了一大摊血迹,再往前就没有了,她心里担心着大狗,但是还心存着一丝侥幸,想着不会是大狗。 孙红梅决定去大狗的住处看看,再问问情况。 孙红梅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到了大狗的住处,她使劲敲着房门,叫着大狗的名字,可里面没有人应声,她又敲着其他几间房门,还是没人应声,这下孙红梅要崩溃了。 这时院子里一间房门打开,出来了一个男人,他上下打量着孙红梅,说道:“你找大狗是吧?他人不在。

”孙红梅几步到了那个男人面前,着急地说道:“叔,那你知道大狗去哪儿了?他是不是回农村去了?”那个男人嗨了一声说道:“哪儿啊,大狗昨晚上被人打了,到现在就没回来……”。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