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回 徐林宗乱入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回 徐林宗乱入沧狼行最新章节

耿少南冷冷地说道:“这算是为自己的东西打拼,格外有干劲吗?”严世藩笑着点了点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是人之常情,如果我没有足够的好处,又怎么有足够的动力来做这事呢。

千岁,你可以放心,我只图钱,赚到足够的好处就行,至于那地方,永远是大明的。 ”耿少南哈哈一笑:“小阁老打的好算盘啊,要是这地方完全交给你和岛津先生来经营,大明在那里没有官吏也没有驻军,时间一长,就成了你严家的私人领地了,甚至会形成唐末五代时那样的藩镇割据,国中之国,对不对?”严世藩微微一笑:“没这么严重,藩镇的财政人事权都是自己的,完全不交给朝廷税收,还有自己的军队,我在这里只想自己经营管理贸易的事情,没有别的想法,千岁不要多虑了。 ”耿少南看着微笑着的岛津家久,叹了口气:“如果只有你严家在那里经营,确实不用太担心,但是你扯上了岛津家,扯上了东洋人,以为外援,这可比藩镇都要厉害了,真的哪天朝廷想要收回这些地方,就得和岛津家开战,对不对?”岛津家久笑道:“千岁想多了,我们岛津家只要保证贸易的利益就行了,这地方由小阁老经营,大家这么熟了,比较好做生意而已,要是交给别的官员,我们岛津家的利益可不一定能保证了,千岁应该站在我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我们岛津家在日本国都没有统一呢,又怎么可能对大明的江山社稷有兴趣呢?”耿少南冷笑道:“有了小阁老的这几个通商口岸,你们很快就会得到巨额的财富,到时候招兵买马,置办军备,只怕一统日本国,也不是梦了,到时候你们打开了进入大明的通道,还会这么容易收手?”岛津家久笑着摇了摇头:“如果大明一直这样糜烂下去,那不需要我们岛津家出兵,北方的蒙古人,南边的缅甸人,甚至是东北的朝鲜,都有吞并你们大明的可能,尤其是蒙古人,几次打到北京城下,可比我们日本的威胁大得多了吧。 如果你们开海禁,可以买到大批我们日本国生产的铁炮,还可以买到南蛮西洋人的红衣大炮,到时候用来打蒙古人,都轻松许多了。

”耿少南勾了勾嘴角,说道:“好了,说了这么多,我看这样吧,五个通商城市可以开,就暂定泉州,广州,宁波,松江,还有登州,这五个地方,可以交给小阁老经营,但必须以朝廷的名义,每个地方,我要派锦衣卫监管,我不插手你们的经营,但是你们做生意的情况,我必须了解,至于税收嘛,就按现在的税率来,以后生意做大了,我保留提税的权力。

”“这五个港口,不允许岛津家派兵上岸,安保由朝廷派军来保护,驻军和水师的费用,从贸易税收里扣除,还有,我可以作出很大让步,这里货物税收的三成,给你小阁老,至于你和岛津先生怎么分,你们自己商量,这个条件,如何?”严世藩的嘴角勾了勾:“驻军之事,只怕是朝廷的官军,无法保护这些地方的安全啊,朝廷的军队战斗力不足,我看不如由岛津家出兵护卫。 ”耿少南断然道:“不行,我大明的国土,不需要由外国兵马来守卫,再说了,抗倭战争中,戚继光,俞大猷等部的表现都很不错,多次打败倭寇,倭寇如果没有岛津家的支持,是形不成大气候的,而且他们不能流动作战,要强攻有坚固设防的五个通商港口,只会是惨败而归,小阁老,这点上不用再找什么借口了。 ”严世藩叹了口气,说道:“千岁真的是伶牙利齿,微臣不及也。

好吧,这件事,就依你说的办吧,下面咱们再来具体谈谈为您恢复王位的事情吧。

”岛津家久哈哈一笑:“这是你们大明国内部的事了,我就不参与啦,千岁,跟您的合作很愉快,希望以后我们可以长长久久地合作下去。

”他说着,正要站起身,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们以后不会有什么狼狈为奸的机会了,今天,就是你们最后一次密谋。

”耿少南的脸色一变,抬头向空中看去,却只见一个全身白色,如同幽灵一样的身影,正傲然立在房梁之上,唇红齿白,丰神俊朗,可不正是那武当掌门,耿少南一生的生死对手徐林宗?陆炳大叫一声“不好”,连忙护在了耿少南的身前,耿少南的眼中光芒闪闪,开始左顾右盼起周围的退路来,严世藩咬了咬牙,一挥手:“给我上,不许留活口。 ”十几个严世藩身后的护卫暴诺一声,纷纷施展起轻功身法,抽出刀剑兵刃,直飞上半空,想要攻击徐林宗。 徐林宗冷笑一声,眼中突然光芒大盛,他背上背着的太极剑,“呛”然出鞘,整个人顿时被一阵天青色的强烈战气所笼罩,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梁柱上的徐林宗,几乎一下子变出了十几个影子,分袭这些腾空而起的高手,只听闷哼与惨叫声不绝于耳,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这十余名高手竟然没有一个能跳上梁柱,全部在半空中就给徐林宗击落,一个个惨叫着落到了地上,却是给封了穴道,连动都不能动一下了。 严世藩目瞪口呆,平时里他以为这些高手们耍枪弄棍,一个个看起来厉害极了,但没想到碰到徐林宗这样的绝世高手,自己的这些贴身护卫,竟然没有一个有还手之力,他的额头开始沁出黄豆大的汗珠,大吼道:“快,快来人哪,一起上,把这小子给我宰了。 ”只这一瞬间,门外和状元楼前的大街上,突然涌出了数以百计的蒙面高手,有人使剑,有人持棍,还有不少身形娇小瘦弱的女子,向着状元楼冲来,而门外的那些便衣护卫们,纷纷脱掉外衣,抽出兵刃,与这些正道各派的精英弟子们杀作了一团,刚才还繁华热闹的大街,顿时就成了一片腥风血雨的杀场。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