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第340章 股神(中)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第340章 股神(中)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此时,由于将孝勇出面干涉整件事,黄任钟不得不将对付叶景诚的计划搁置,难免因为这件事而撑到一肚的火气。 “黄大少,好消息啊”一个跟班跑了进来。

不过在黄任钟杀人般的凝视下,跟班咽了咽口水然后冷静下来说道:“刚才证交所的小李打电话过来,说黄大少你那只呆湾橡树暴涨啊。

”“真的!?”总算听到一个好消息的黄任钟,脸上积存的阴霾一扫而空。

都说公司上市就等于坐着收钱,但是他那只呆湾橡树上市大半年,赚的确是赚了几百万,不过和他听闻的每天几百万上下,两者的落差实在太大了。 后来他才知道,主要原因是呆湾的股市不够旺,相反还处于很低迷的窘境,每天成交量还不及一些地区的百分之一,又怎么可能做到每天几百万上下。

另外就是设备的落后,导致股民可以投资的品种非常单一,只能做债券和股票的买卖,且供应量远不能满足居民储蓄的投资需求。 最后就是台政过度干预股票市场,因为执政人希望股市在他们的抑制范围内,从而颁布几项针对性的政策。

譬如股票的交易的最低限额,从原来的每手一百股改为每张一千股,直接提高了十倍的入行门槛,普通市民根本没这个闲钱玩几手。

这个问题也间接导致十年后,呆湾股市出现万米跳水的情况。

跟班眉飞色舞说道:“是真的,小李说呆湾橡树从开市的七块三,现在升到差不多升到十二块,按照这个走势,黄大少你今天至少可以捞到这么多。 ”跟班伸出了一个巴掌,不用说肯定是五百万,而不是五十万。 “好啊!这只股要死不活大半年,今天终于吐气扬眉了。 ”兴奋过后,黄任钟也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股价为什么会突然升那么多。 而跟班给他的答案不外乎两个可能性,一则米国橡树总公司出了什么大政策,从而影响他这间代理分公司的股价。

第二个可能是有人短时间大量入手公司的股票,基本排除普通股民的可能性,因为这些股民的资金不够庞大和集中,对象有可能是看好公司前景的资金大鳄,也有可能公司的资金链被人盯上,从而在背后进行恶意的股价操控。 黄任钟听后进行一番分析,首先排除第一个可能性。

因为他除了是呆湾橡树的董事,还是米国橡树营运部的副总裁,那边有什么新的决策,他肯定事先就能收听到。 那么说只有第二个可能,但是这个对象一好一坏。 前者自然是好事,万一是后者黄任钟没有了一开始的喜悦和兴奋,在琢磨两者之间的可能性。

“黄大少,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跟班继续向黄任钟邀功,说道:在呆湾这一亩三分地,谁敢不给您几分薄面?”“有谁敢不给我面子?”黄任钟喃喃自语,真的没有吗?或者之前没有,现在还真有一个,那就是叶景诚!回到证交所。

一肥一矮两个师奶正站在一角,对坐在不远处的叶景诚指指点点,肥师奶掩嘴小声对矮师奶说道:“诶,你看到没有,那个小伙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是啊,我看他女朋友只是往前台跑了两趟,就轻松赚了几十万台币。

”矮师奶十分的羡慕。

“我看他这么淡定,而且说话又专业,不如我们去请教一下买哪只股好?”肥师奶建议道。

随即爱是奶捣蒜般点头同意,她们有这个闲钱来玩股票,间接证明各自的家庭比较富裕。 不过只是相对普通居民而言,谁不想再爬一级金字塔的阶梯。 吕秀绫提着一袋钱走过来,看向叶景诚的眼光有些怨恨。 凭什么她要做这个跑腿,在叶景诚跟前台之间跑来跑去。

不过这个叶景诚到底是好运,还是知道有内幕知道哪只股升哪只股跌。

不然怎么会连买两次,一买那只股票就大升或者大跌。

原本吕秀绫不知道怎么算的,她计算到叶景诚第一笔买卖是赚八万元左右,谁知道到前台领钱才知道赚了十六万五,连上差不多三十万的本金。

叶景诚又让她买入63000股的呆湾橡树,结果真如他所说的上涨,而且是升得特别夸张的那种,半个小时就从原来的七块三升到现在的十一块八。 卖了出去之后,连本金一共七十四万三千四百,原来零头那四百元工作人员还想当小费收,也幸亏她暗自算了这笔账才没给对方得逞。

不过说真的,她是被叶景诚的赚钱手段震撼到了。 难怪叶景诚开始的时候,不把那三十万台币当一回事。

要知道她出演一部电影或者剧集,不过几千或者上万的片酬,叶景诚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赚了四十多万的台币,等于她两、三年的所有片约收入。 “呐。

”吕秀绫把装钱的袋子往叶景诚面前一晃。

叶景诚拨开袋子,笑意盈盈对吕秀绫说道:“帮我再走一趟,继续买呆湾橡木。 ”“怎么你那么麻烦。 ”吕秀绫一屁股坐下来,仿佛在说老娘不干了,嘟囔道:“知道它还会升就不要卖啦。

”“谁说我要买它升。 ”叶景诚饶有兴致说道:“我要买它跌到一毛钱。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吕秀绫双手环抱,宣布罢工。

对于叶景诚为什么买呆湾橡木跌到一毛钱,吕秀绫个人的理解就是他要买跌。

并不像正打算走上来交流的两个师奶,知道叶景诚这句话深一层的含义。

一间上市公司股价跌至一毛,等于这间公司马上宣布破产。 那些手上还持有股票的人,全部会变成一张张废纸。 “姿娘仔,去啦。

”叶景诚操着一口闽南话,一副恳求的摇晃吕秀绫的手臂,好话说道:“再帮我跑一趟,别忘了到时候我分你一半钱。 ”“我才不要你的钱。

”吕秀绫瘪瘪嘴,不情愿的向前台走去。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