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第一五九六章 双亲下落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一五九六章 双亲下落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武主境界所要面对的,就是对于这片天地种种对立、矛盾之力的参悟,若能参透其中的玄奥,则有更大的把握突破。 这是武主境需要注意的关键。 ”显然,水罡虚傀并未将秦墨当成一位武尊,丝毫不提及突破武主境需要注意的事情,俨然将这少年当成一位武主。

秦墨点头受教,很是感激,这样的经验太宝贵了,是青年神魂无法给予的。 因为,对于这位天界大佬来说,在他所处的时代,坐拥海量的资源,举世无双的神功,还有与生俱来的超凡天赋,又有父辈的护佑,突破到皇主境并不会经历这些。 对于现今的古幽大陆来说,则是截然不同,这里的天地之力已然变了,想要突破到皇主境界,实是无比困难。

对此,青年神魂也是推崇不已,称这女子有大才,比之白仙子毫不逊色,若是在中古时代,会有更辉煌的成就。

随即,水罡虚傀又问及秦墨的其他情况,得知龙坑中的种种经历,她一阵沉默,而后慨叹,这样的际遇实是旷世奇缘,但是,却未必是好事。

秦墨不解,追问缘由,难道龙坑的天大造化会带来什么厄难?“自古以来都是如此,莫大的机缘背后,往往是大变故的酝酿。 外界大陆已是变故重重,却并不算什么,但是,一旦波及到绝域,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水罡虚傀叹息。 闻言,秦墨脑海中浮现种种回忆,他想到了前世,黑焱祸乱大陆之时,绝域势力并未现踪,但是,在大陆上流亡时,却是发现了许多异常。 现在回想起来,绝域中各大势力在前世,实则都暗中派出强者,在大陆四处活动,似是在严防着什么。

关于这些秘辛,水罡虚傀并未多谈,又指点了秦墨一阵,给予其一块令牌,告知若是将来有麻烦,尽可到白泽宗寻她。

“前辈……”秦墨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总觉得这位皇主级强者对他的举动,实是太过爱护。

“无须在意,本座对你的指点,与白泽宗无关。

本座隐约觉得,在你身上有些什么,对你的指点,或许将来会有百倍的收获。

”水罡虚傀这般说着,撤开了四周的禁制。 一瞬间,秦墨重新回到船舱中,狐狸等都在周围,才过了仅仅片刻的时间。 “到绝域边界,送他们安全离开。 ”水罡虚傀这般说道。 炼护法瞪着美眸,当场想要反驳,却是对这师妹很敬畏,没有再说什么,驱使着水晶船,送秦墨等离开绝域。

……“师妹,此子如此超凡,就这样放过,等于放走了一条稚龙。

”送走秦墨后,水晶船舱中,炼护法不禁埋怨,她是十分不愿放秦墨离开,这少年若是带回宗门,假以时日,必定能凌驾绝域之巅,再与她的弟子结成连理,白泽宗会更加兴盛。

“师尊。 你别胡乱做徒儿终生的决定。

”白仙子有些薄怒,她对那少年有着相当的好感,却不喜自己的终生被别人决定,即便是师尊也一样。

顿时,炼护法瞪目,恼怒起来,指着面前两人,怒斥:“明明是本座收得徒弟,怎么和师妹你一个性子,真是气死我了。 ”水罡虚傀不以为意,淡淡道:“这样的少年将来固然不可限量,但是,前路无比艰险,我们白泽宗就不要牵涉其中了。

结下一段善意,将来有所回报就可以了,师姐,你心性还是这般急躁,再不定下来,想要迈出那一步就难了。

”炼护法张了张红唇,却是无法反驳师妹的话,她入门比师门早上许多,当时这师妹尚是先天武者时,炼护法就已武至天境,两者相差难以道理计。 但是,后者却后来居上,修为一路直追,双双跻身武主境,且这师妹修为一路飙升,竟是趁着这次闭关,就堪破了皇主境界。

“好吧。

既是师妹你说的,本座听着便是。

”炼护法很无奈,暗中嘀咕,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与此同时。

在这片绝域深处,一座悬空岛屿上,水波凌空激荡,化为漫天霞光,笼罩着这座岛屿。 一座高塔矗立岛屿一端,塔内一位绝丽女子从入定中苏醒,睁开眼眸,点点波光流转,有着绝代风华。

“想不到,竟在这种情况下,与这小家伙见面了。 ”绝丽女子轻叹,旋即起身,登上高塔的一层,这里碧水凝固,散发着惊人的寒气,两具冰雕放置在其中。 “秦长老,您来了。

”一名侍女跪拜,其散发的气机竟是一位武王。 绝丽女子颔首,注视着两具冰雕,其中封固着一对男女,其中的女子与秦墨竟是有六分相似。

“情况如何?”“禀告第一长老,生机若断若续,也不知何时能醒转。 ”侍女跪伏谢罪,声称没有救治好冰雕中的男女。

“退下吧,这两个小家伙能活到现在,你功不可没。

”绝丽女子摆手,挥退了侍女,这层塔楼只剩下她一人。

注视着两具冰雕,绝丽女子轻声叹息,摇了摇头,冰雕中的男女生机几乎断绝,若非在此地,早已逝去多时。 “本想等到这次闭关结束,再出去寻找那孩子,想不到会这样见面了。

你们做父母的,能够生下这样的小子,也是能够欣慰了。 ”绝丽女子自言自语,却是慨叹不已,与秦墨交谈的那一会儿,她心中的震动尤胜,怎么也想不到,秦族会真的诞生一位斗战圣体。

“我们战血一脉,只是先辈强者们尝试下诞生的种族,中古时代就被遗弃了,却没想到传说中的战体会在这孩子身上重现。

族中的古籍不是提及,先辈们尝试的道路是错的吗?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数。

”踱步而行,绝丽女子走到两具冰雕前,端详片刻,而后又是一声叹息,转身离去。

“希望你们两个小家伙能够苏醒吧,将来再次与那小子相见,本座也好有一个交代。 ”……绝域边缘,秦墨等出现的位置,竟是在西域附近,这是水罡虚傀破开空间,将他们送到的安全位置。 “就这么出来了,唉,可惜了龙坑中还有那么多宝物。 ”胡三爷唉声叹气,很是惋惜,觉得若能继续逗留在龙坑,还能发掘到更多的宝物和造化。 事实上,这老家伙是很不甘心的,这一次龙坑之行,他所得到的宝物本就不多,其中还损坏了最珍贵的石铃,让胡三爷耿耿于怀,总想再得到同等的宝物。 旁边,秦墨三个同伴翻着白眼,不得不佩服这老家伙要宝不要命。

“哼!小子,别忘了本狐大人的龙气雷霆,快点拿一点出来淬炼己身,早一步突破到武主境界。

”银澄则是惦记剑葫芦中的龙气雷霆。

秦墨瞪眼,这狐狸也是一样的贪婪性子,说突破是假,实则就是想要龙气雷霆。

“先回西城,莫要让奕师担忧,我等这次回归,再积蓄一番实力,阵宗才能真正稳如磐石。

”秦墨这样决定。

不知不觉之间,他也不再仅仅考虑自身的强大,也会从阵宗的角度来考虑宗门的强大。

银澄这才正色,颔首同意,这一次从龙坑中收获巨大,需要耗费一段时间,才能消化掉一部分,来壮大阵宗的实力。 就在这时,秦墨忽有所动,【灯座空间】中的那颗龙蛋,竟是晃动起来,“咔嚓”一声,出现了一丝裂痕。

“生了,快要生了吗?秦墨,快要生了。

”高矮子一跃而起,拍着秦墨腰际的百宝囊,却好像是在拍着他的肚子。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