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旧爱上你厉莫臣,晴晴

《旧爱上你》主角是厉莫臣,晴晴是由网络大神安夏色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旧爱上你讲述了:算命先生说我是狐狸精转世,天生带煞。

凡是沾上我的男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十五岁,我父亲病死了。 十八岁,有人为了救我,全身大面积烧伤。

我是个坏女人。 因为脸长得像他前女友,他把所有的不甘怨恨宣泄在我身上。

我决定报复他。

精彩章节在陈婉婉期待的目光中,沈和嘴角终于浮起一丝真心的微笑,“那很好,婉婉,我会给你准备一个大红包。 “闻言,陈婉婉脸色瞬间惨白,她的身体因为沈和这句‘祝福’的话而颤抖不止。

“沈和,我拒绝了。

比起做别人的妻子,我更想跟你在一起。 哪怕你已经结婚了,我都想要做你的外室,一辈子没名没份,我也愿意。 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怎么笑我!当小三小四也没有什么,我心甘情愿!你放心,我跟了你之后,连孩子都不可以不要!你不用防着我,我可以去医院做绝育手术。 我……只想跟你在一起!沈和!”我真的震惊了。 陈婉婉她的眼神做不了假,满脸的泪水,红唇抿出微笑的弧度。 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演戏……我只是看到这一幕,很震惊,高傲如女王般存在的陈婉婉竟然如此卑微地跪着求爱。

“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

”沈和低沉冷漠的声音响起,我顿时清醒过来,望着他儒雅俊秀的外表,即便头发混进了几丝白发,但仍然具有吸引力。

我最后看了陈婉婉一眼,就出了包间。

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陈婉婉,从那以后,我没再见过她。 今晚给我的震憾太大,我浑浑噩噩的出门,不知道该去哪里。

都说女表子无情,戏子无义,如果她们动情了呢?我回头深深地看一眼58号包间,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你愣在这里做什么?跟我来!”我一见是杨姐,情绪也有些不满:“杨姐,我一直相信你。

但你怎么能耍我,我没脸没皮要价太高了,你可以跟我提啊!你一次让我……接六个男人…跟让我去死没区别!”“先别说这么多,厉莫臣指名找你!”我没好气道:“他找我做什么?我不去!我今晚已经被人包了!”虽然我的话有赌气的成份在,但却是真的。

沈和出了八万包我,他什么事都不做,我也好现在另找下家。

“晴晴!看不出来你还挺有个性的!”杨姐讥讽的看我一眼,像是重新我一样,“厉少的命令,你敢反抗,你就不怕明天脑袋跟身体分家吗?”“我说笑的,杨姐,我现在就跟你走。 ”我当场就怂了,骨气就跟我的尊严一样不值钱,就没必要留着了。 杨姐带我去了88号包间,她敲响了一声门。 包间立刻被推开,刹那,脸色阴翳诡谲厉莫臣出现在我面前,我被他吃人般的眼神盯着,皮肤激起一层层鸡皮疙瘩。

我跟着杨姐一起喊了声“厉少”,杨姐笑嘻嘻的把我推向厉莫臣,“厉少,玩得开心啊!”又转头叮嘱我,“晴晴,要乖,好好伺候厉少。 ”我一阵恶寒,胃部翻涌出来一股恶心感。 厉莫臣大力地把门关上后,手掌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抵在门上,漂亮的丹凤眼如同盯着食物的猎豹,危险又迷人。 “厉少,你找我?有什么吩咐吗?”我声音哽咽着问。

厉莫臣嘴角微微上扬,邪里邪气的笑了:“不是你说,今晚免费跟我做吗?”我的脾气“轰”地一声如同炸弹般炸了,他不提我还没怎么样,他一提,我差点气炸肺。

我求着他救命,他绝情地把我踹出电梯,见死不救就算了,现在才来跟我算帐。 “厉少,你可能忘了我的身份,我可是女表子,女表子说的话,你怎么能信呢?”我粲然一笑。

这一个月真没有白培训,我学得非常认真。

终于知道什么情况,该用什么表情。

教我的一位前辈说我的笑容虽然虚伪却不做作,没几个男人能抵挡得住。 厉莫臣勃然大怒,脸色变了又变。 我见他生气,顿时就败下阵来,伸手抓住他的手,“厉少,别生气,我还是那个价钱,咱们先把钱付了……”“你想得美!你说免费那就是免费!”厉莫臣动作粗鲁地扯我的裙子,我今晚穿的紧身的及膝裙,质量很差,他猛地一扯,‘撕拉’一声就烂了。

“厉少,我的裙子很贵的…好几百块钱呐…你撕烂了得赔…啊…”我疼得痛苦抽气,厉莫臣完全不给我准备,他扯坏我的裙子,他就提“枪”上阵了!我痛得脸色大变,冷汗涔涔,他根本不管我的感觉,没有半点怜惜。

“你不是一直装小白莲花吗?前两次一直跟老子装青涩,跟条死鱼一样,这次不装了?”厉莫臣这蛇精病大约见我撒泼,也是惊讶的很。

我也笑了:“厉少,一回生二回熟,我总得想尽办法吊着你才是!俗话说,大骨熬汤,越熬越香!”他哼笑:“就凭你……”我疼得生不如死,脑子一抽风,想到培训时学到的那些手段。 咬咬牙,在剧烈的疼痛中,用到了厉莫臣身上,堪称是学以致用的典范。

我痛得受不了,拼般地往厉莫臣身上撒气,他被我又啃又咬又抓,后背硬生生被我抓出好十几条血淋淋的印子。 他根本奈何不了我,我们俩就像疯狗一样互相对咬。

这一晚我被折腾很惨,厉莫臣也没讨着便宜。

厉莫臣不愧是行走的铁公鸡,事后,果真没有付钱,他穿上衣服,愤愤的地瞪了我一眼,骂了一句“疯狗”,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接受上次的教训,没有追上去找他要钱,心里问候了一遍他全家。

一瘸一拐地从包间里出来,杨姐见我身上战况激烈,裙子也撕烂了,痛快地批了我三天假。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