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第四百六十一回 十三太保横练(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四百六十一回 十三太保横练(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屈彩凤那天和严世藩先是恶战一场,然后又使出两仪修罗杀,最后又跟赫连霸大战上百回合,内力已衰,她的天狼劲霸道诡异,内息运行方式也与平时人的心法完全不一样,当时除了我以外,无人可以帮她调理,我看当时严世藩和英雄门的三个门主已退,才会就地帮她调息治理,不然以她当时的身体情况,只怕出不了蒙古大营。

”天狼面不改色,平静地说道。 陆炳的眉头渐渐地舒缓了开来:“看那屈彩凤女流之身,走的却是如此刚猛霸道的路数,即使她天赋超人,也不能持久,和男子相比,终归还是气力不济,这一点我以后也会多加留意的,对了,天狼,以你看来,她是不是有走火入魔的可能?还有她那一头白发,是不是也与此有关系?”天狼心中一凛,表面上却装得若无其事:“我不这样看,给她输内力的时候,她的气息虽然弱,但不至于走火入魔,功行一个周天后就能恢复,要是真的走火入魔的话,不会这么快就恢复过来,至于青丝变白发,人如果情绪精神受到巨大的打击,有可能会发生这种突变的,春秋时的伍子胥过昭关的时候,不也是一夜急白了头么?难道伍子胥也是走火入魔了?”陆炳哈哈一笑,拍了拍天狼的肩膀:“你既然说她没事,那我就信你了,也许是她上次喂了你太多的血,身体虚弱才会导致如此吧,不过以前我听林凤仙说过,这屈彩凤乃是她从狼窝里捡来的一个孩子,当时身上还长满了白毛,一直到三四岁的时候白毛才尽褪,也正是因为她从小和狼一起长大,所以速度,力量都远远超过普通人。

以女子之身练成天狼刀法的,除了林凤仙以外,也只有她了。 ”“好了,屈彩凤的事情不多说了。 天狼,刚才你提到毒伤之事,我也觉得你虽然现在功力高绝,世上罕逢对手,但你打起来往往是热血上涌,不畏生死,虽然气势逼人,攻击力冠绝天下,但是防御力还略有不足,碰上顶级的对手。

如公冶长空,赫连霸,赵全这样的,还是会伤到你。

你还是得加强自己的防御能力才可以。

”天狼摇了摇头:“最好的防守不就是进攻么。 再说我有天狼劲护体,就是纯防守也强过绝大多数人了。

”陆炳笑着摇了摇头:“天狼。

你的护体气劲,那是内功,不是对肌肉本身的防御,我说的是在你的这层护体气劲之外,再加强你身体的抗击打能力,这样即使有人能突破你的护体气劲,也不至于能徒手对你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天狼微微一愣:“天下外功至强的是少林。 你是说象他们的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功夫吗?”陆炳笑着点了点头:“不错,我们锦衣卫的十三太保横练,你可曾听过?”天狼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失声叫道:“十三太保横练?这不是锦衣卫历代的不传秘技么,听说只有历任总指挥使才能学习,陆炳。

你不会是想教我吧。

”陆炳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不错,我是现任锦衣卫总指挥使,我可以推荐下任总指挥使的人选,天狼,我很看好你。

虽然我知道你不肯跟我完全交心,但我是真的想栽培你,一方面是因为你师父的原因,一方面我也非常欣赏你的能力,将来我隐退以后,如果你来掌管锦衣卫,我很放心,也是国家的幸事。

”天狼没有说话,心中开始盘算起来陆炳的真实意图,十三太保横练是锦衣卫历代的不传之秘,在江湖上也是顶尖的绝学,与少林的易筋经并称天下防御型武功之最,作为一个武林人士,哪有不喜欢神功绝学的呢?但天狼还是压制着自己心中想要学到此功夫的强烈冲动,开口道:“陆大人,虽然我很喜欢十三太保横练,但是你平白无故地以神功相赠,总不会这么便宜我吧,又需要我做什么?我可不会因为学到了这功夫,就一定承诺你会留在锦衣卫的,更不用说以后接你的班了。 ”陆炳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怎么,锦衣卫不好吗?你在这里呆得不开心?”天狼摇了摇头:“有许多事情不能遂自己的心愿,得失考虑得太多,不如在武林中自由自在,陆炳,我相信你本性是个好人,但多年的官场生涯已经让你失了许多可贵的品质,让你圆滑,势力,不再勇敢,做什么事情都瞻前顾后,畏首畏尾,陆大人,我不想有一天真的变成你那样,为了保自己的荣华富贵而失掉一个武人最可贵的正义,所以我不能答应你以后接你的班。

”陆炳突然笑了起来:“很好,天狼,你的回答让我非常满意,我决定了,十三太保横练就传给你了!”天狼微微一愣:“怎么,刚才你是在试探我?”陆炳的眼中寒光一闪:“不错,如果你是为了贪图武功或者权势而一口答应,那说明你这个人心术不正,锦衣卫指挥使最需要的就是对皇上,对国家的忠诚,如果私心太重的人在这个位置上,由于这个职务巨大的权力,可能会祸国殃民,所以历代锦衣卫总指挥使,都要这样考察一番人品后,才会将只有未来总指挥使的十三太保横练授予。

”天狼冷笑道:“哦,陆大人,你觉得你的人品很高尚吗?高尚到了看着严氏父子为祸国家,还与他们同流合污?”陆炳的脸色一沉:“天狼,不要把我对你的容忍,当成你可以放纵的资本,等你到了我这个位置,到了我的这个年纪,只怕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天狼大声道:“不错,我要是真的和你一样,执掌这个位置十几年,享尽荣华富贵,冲天的权势,也许我会变得和你一样失去良知和底线,所以我不想接你这个位置,也不答应你将来一定会留在锦衣卫,我还是当初的话,要是哪一天我发现权势开始腐蚀我的本心,那我就会毫不犹豫地离开这里。 这一点,终身都不会变。 ”陆炳的嘴角边抽了抽,叹了口气:“天狼,你真的让我又爱又恨,罢了,我不勉强你将来留在这里,和你的约定不变,只要你不危害国家,那就来去自由,你现在想走了吗?”天狼摇了摇头:“现在还不,因为严嵩父子不倒,你说得对,就算我杀了严世藩一人,也改变不了什么,严党仍然会把持着朝政,我只有暂时借助锦衣卫的力量,查实他们的罪证,在清流大臣的力量得到增长,严党不再一手遮天的时候公布出来,才能一举铲除他们的整个组织,所以现在我还要留在这里。 ”陆炳一直拧着的眉头舒缓了一些,笑了笑:“嗯,那我还是先传你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吧,你现在是锦衣卫的人,而且要执行许多艰难的任务,只攻不守可不行,有了这护体神功,至少能让你不至于每次都要我出手救。 ”天狼的脸色微微一红:“这几次还要多谢你了,只是我既然不肯接手以后的锦衣卫总指挥使,甚至不能保证会留在锦衣卫,你怎么可以把这功夫传给我呢?”陆炳沉声道:“你听到的传言并不是完全准确,每个锦衣卫总指挥使都要练成十三太保横练,这点不假,但不是说练成了十三太保横练的人就必须当锦衣卫总指挥使,现任总指挥使有权传一个他认为可靠的人,作为自己的弟子来学习这门功夫。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