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冥夫阴缘:嘘!他来了328,第328章 画中有道士

冥夫阴缘:嘘!他来了328,第328章 画中有道士

“倒也没笑什么。

”天机的一双眼睛看向吴霰,学着风晴刚刚的语气说道:“我只是在想,不论我再怎么喜欢都没有用啦?那我可真是要伤心死了呢!”他那样子,说是幸灾乐祸还差不多,哪里看得出来一星半点儿的伤心样子?不过……风晴皱了皱眉毛。

若说是幸灾乐祸嘛……好像又谈不上。 伞里的赵大不算,这里就他们三个,他还能幸谁的灾?乐谁的祸去?风晴疑惑着,也没怎么将他这话给放在心上,她又瞅了瞅天机,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忙就问他道:“对了,有件事情我想问你来着……”天机冲她一笑,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问我那人和观全山到底是什么关系,对不对?”嘿!这家伙,还真是能掐会算得狠啊!如果叫他去人间摆个算命的摊子,不知道会不会直接从穷光蛋赚成个土豪?“对不对呀?”天机见风晴不说话,又问了她一遍。 风晴连忙就点一点头,说道:“对对对,我就是想问这个。

你说,那人常年都是在桃都山上打滚的,一年里头恐怕连山脚都去不了几次,他又怎么会和观全山上的那帮贼道士扯上关系的?”而且,就连天机出面对方都还犹豫了一下呢,可是当天机一亮出这那人的东西之后,人家立刻就买了账了,看起来那人和这观全山上的关系还匪浅呢!至少,在这帮道士的眼睛里,那人比天机更占份量。 这道士和鬼,什么时候关系这样亲切了?风晴想了又想,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天机笑道:“你不也是从冥界里头来的么?怎么,就只兴你东跑西窜的,就不许人家每处都住上两天了?再说,这桃都山上,有几个是自一出生就在这里的?”风晴一愣,问道:“难道那人生前和这观全山有什么关系?”她想了一想,眼睛里忽然就是一亮:“难道说他是观全山上的道士?”这那人死了少说也有个上百年的时间了,从前的观全山可没有如今这般的名气的,再说了,就算是如今,那名声也只能是在道士圈里广为传播,比如说观全山上的哪位道长德高望重威震四方道观的,又比如说观全山上的谁谁谁道行了得抓了一个百年老鬼之类的。

可是风晴身为一个女鬼,躲都躲不及呢,没事还去关心他们门派里面有些什么能干人做什么?更何况还是百余年前的一个人了。

天机见她这样问,却只是微微笑着,说道:“你想知道?自己回山去问那人啊。 ”“嘁……”风晴眉毛一挑:“不说算了。

”吴霰忽然说道:“这个,师妹想知道?我倒是知道一点。 ”“哦?”风晴立刻就又向他凑了过去。

吴霰便问道:“师妹可还记得他们挂在大殿之中日夜供奉着的那副画吗?”风晴点一点头,说道:“当然记得。 ”那画转个方向不就是一个密室么!她还亲自下去走了一遭呢,怎么能不记得?吴霰又问道:“那画中都画着些什么,师妹可还记得?”“画中画着些什么……”风晴仔细地想了一想。

当时虽说有天机和吴霰在,可是一殿之中举目一看到处都是道士,心里头怎么说都是有些慌的。 她这一慌,心里头七上八下的,自然就没怎么过多地关注过里面的陈设摆放了,不过,当那些道士都出去之后,李南风打开密室的时候,她倒是多看了两眼。

只不过,后来那一场兵荒马乱的,再加上又出了赵大的事情,她的脑子里面乱糟糟的一团,哪里还记得那么清楚?风晴想了又想,这才犹犹豫豫地说道:“那画里好像是画着两个人,一个看起来像是个道士,另外一个……另外一个……”她忽然看向天机,说道:“哦,对了,这另外一个,看起来倒挺像我们桃都山上的天机大人的。 ”“什么叫看起来像天机大人?”吴霰笑道:“那就是桃都山上的天机大人。

”风晴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不过,她却更加地想不通了。 这那人会和观全山扯上关系就已经够奇怪的了,现在怎么就连天机都和那观全山扯上关系了?难道,这观全山,真有那么特殊?风晴疑惑地转过头去看向吴霰。

吴霰又问道:“师妹就只觉得那个金灿灿的人看起来眼熟?难道师妹就不觉得那个画中的道士也很眼熟吗?”“画中的道士……”风晴又低着脑袋想了一想。

“你是说……”她忽然看向吴霰。

吴霰点一点头,说道:“想必师妹已经想到了,那幅画中所画的道士,正是那人。

”“那人?!”风晴一愣。 想到是一回事,可是能不能相信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风晴和那人相处的时日虽然不多,但是……就算知道那人生前是个道士,她却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是观全山上的道士。

“那人是那观全山上的第一任观主。

”吴霰见风晴愣愣的,又再接再厉扔给她一个霹雳。 “第一任……观主?!”这一次,可真是由不得风晴不信了。

“可是……那人怎么会是……”“唉……”吴霰微微叹一口气,说道:“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那些道士们成天成天地喊着要捉鬼降魔的,可是他们又哪里知道,他们早午晚三炷香地供着的祖师爷,也是一个鬼呢!”没错,世事真的是太奇妙了。

这天机也是,什么都往山上面捡,这一次居然还捡回去了一个道士头头!风晴忽然就是一笑,她问吴霰道:“师姐,你说,要是有一天他们的祖师爷那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是收?还是不收?”“这个……”说实话,吴霰还真个不太清楚,恐怕若是真的有这么一天,就连李南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了。 这才真真是个两难的境地呢!还好还好,李南风应该暗自庆幸,庆幸这那人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去那观全山。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