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第四百六十九回 故人重逢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四百六十九回 故人重逢沧狼行最新章节

杨春等三人的眼睛一亮,脸色大变,这个动作他们太熟悉了,那天晚上的经历,让他们永世难忘,三人的眼里顿时热泪盈眶,齐刷刷地扔掉了手中的兵器,倒头就跪:“恩公!请受我兄弟一拜!”周围的喽罗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一看三个寨主都下跪了,也都整齐地跪了下来,刚才还剑拔弩张的场面,一下子变成了天狼一人站着,周围整齐地跨了几百人,极其滑稽。 天狼哈哈一笑,上前两步,扶起了杨春,笑道:“大寨主何必如此多礼呢。 ”杨春激动地说道:“我三人的性命,完全就是恩公所求,无论怎么回报,都是应该的。 ”天狼看了一眼周围的喽罗们,低声对杨春说道:“此处非谈话之所,我们找个地方详谈吧,清静一点的。 ”李双全对着边上的喽罗们高声道:“大家照常做自己的事,都散了吧。 ”林武星在前引路,作了一个向后山请的手势:“恩公,请随我来,咱们到后山一叙。 ”天狼点了点头,跟着这三人走到了后山一处瀑布处,这里水声很大,周围又没有人,是个绝佳的谈话场所,天狼运起内功,仔细地探寻了一番周围的气息,也没有发现有高手潜伏,便开口道:“三位怎么又回了羊房堡呢?也就两个月,你们的山寨又重新变得人丁兴旺,可喜可贺啊。 ”杨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实我三人武功已失,如同废人,当天回堡只是想着和死难的兄弟们最后葬在一起,那些兄弟死得惨烈,我们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本想着把他们收葬之后,就一直跳崖随他们而去。

可到了山寨之后,却发现那些本已经下山的饥民又都回来了,原来是当时各处都没有粮食。

这些饥民下了山后无以为生,想着山寨里还有粮食,就都回来了,幸亏白莲教的狗贼走的时候匆忙。 没有来得及一把火烧了粮食,我们也算是有了个栖身之处。 ”林武星在一边说道:“这些人没有个首领,看我们三人回来了,以为我们是杀出一条血路的,都还是奉我们为主,他们也看不出来我们已经给废了武功,所以我们就指挥着这些人把兄弟们的尸体全都埋了,就在那边。

”林武星顺手一指瀑布的对面,一处荒坡之上,多了几百个新坟包。 显然就是埋葬的那天战死的兄弟。

天狼叹了口气,目光变得黯淡:“都怪我,那天一直隐藏功力,没有及时出手,才害得大家死于非命。 此事我也一直自责至今。

”李双全连忙说道:“恩公不用这样说,那天你只有一个人,而贼人却有好几百,怪不得你的。

”杨春和林武星也在一边连声附和。 天狼摇了摇头:“不,当时你们也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后来我在霍山的所做所为你们也见到了,其实就算只有我一个人。

对付起这些妖贼也是可以的,我当时没出手,主要还是在犹豫打入白莲教之事,上次和你们说过,我的真实身份是锦衣卫,来你们山寨就是为了伺机混入白莲教。 摸清楚这个邪恶而神秘的组织。 最后把他们一网打尽的。

”杨春连声道:“恩公神功盖世,想必已经剿灭了那些妖贼,为我们兄弟报仇了吧。

”李双全和林武星也连连点头,眼神中透出一股兴奋与期望。 天狼的嘴角勾了勾,脸上现出一分抱歉的神色:“对不起。 让各位失望了,没有把白莲教一网打尽,因为当时碰到了蒙古入侵,白莲教就是勾结蒙古人入关的内奸,他们攻击完你们这里后,又和蒙古的英雄门合攻铁家庄,这点你们是听到的,我在铁家庄和他们大战一场,然后追踪白莲教中人到了塞外,想去刺杀蒙古大汗,结果扑了个空,后来就一路跟踪蒙古人到京师,白莲教的妖首,却是无力再追捕了,实在抱歉。

”杨春的眉头微微一皱,转而笑道:“恩公做事肯定有理由的,蒙古入侵是大事,比白莲教的几个妖贼更重要,我们兄弟都能理解的。 ”天狼微微一笑:“好了,这次蒙古兵退军,我奉了上司的命令,来这山西探查白莲教余党的事,就是想结束上次的遗憾,把白莲教一网打尽,只是我在这山西地面人生地不熟,这些天也多方打探,并不知白莲教的下落,好象这里的百姓都反而向着白莲教中人,所以我只能来你们这里碰碰运气了。 ”林武星抢着道:“恩公,我们这些天一直没有下山,对外界的事情并不清楚,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都是劫后余生,能保一条命已经是万幸,加上我们三人武功已失,哪还敢奢望报仇呢?这一个多月大雪封山,我们更是不下山了。

”天狼点了点头:“这点我能看得出,上山的台阶遍布积雪,没有脚印,看来很久没人上下山了,只是你们这里坐吃山空,总不可能永远就这么留在山上吧。 ”李双全叹了口气:“恩公,我知道你是朝廷中人,但是并非我等不想做良民,实在是在这个世道上不让好人得生啊,想必这一路你也看得清楚,鞑子退兵以后,官府借着抓捕白莲教的借口大肆搜刮,这山西一带的百姓实在没法活,大雪封山前上山落草的人每天都有十几二十人,就连我们这样一个被灭过一次的土匪山寨都有这样的吸引力,白莲教一向对百姓施以小恩小惠,只怕心向他们的人就更多了。 一个多月前我下山采办的时候,就碰到过白莲教的人又在分发粮食。 ”天狼心中一动:“你说什么,一个多月前他们就开始在这里收买人心了?那时候不是蒙古兵还没退吗?”杨春正色道:“恩公,蒙古兵当时是在京师,不是在山西,当时那个仇总兵率了宣府大同的精锐去京城勤王,山西境内兵力不足,白莲教的徒众趁机到处横行,靠着施小恩小惠而收买人心,后来大雪封山,我们没有下去,这后来的情形,就不得而知了。 ”天狼点了点头:“白莲教的人只是发放粮食吗?他们没有象你们上次那样,借着发粮收人入伙?”林武星叹了口气:“这就是白莲教的过人之处了,他们施恩往往不求当时回报,而是碰到灾荒就出来做好人,这样时间一久,感激他们的人就多了,然后他们才会挑选那些忠诚可靠的人,往往又是刚刚被官府欺压的那种,加入白莲教,再把这些人训练成死士。 ”天狼疑道:“三寨主又是怎么知道白莲教的这些内情的?”林武星微微一笑:“上个月来投奔我们的人里,有两个原来是白莲教的,后来目睹了他们用毒人攻城,引蒙古军破关,烧杀掳掠的事情后,良心不安,趁着战乱逃了出来,也不敢回原来的村子,就来了我们这里,这些白莲教的内情,也是这两个人告诉我的。

”天狼心中大喜,连忙道:“那这两个人可否知道白莲教的秘密联络据点?能不能助我打入其中?”杨春笑道:“我把这二人叫来,一问便知。 ”天狼点了点头:“那有劳大寨主了。

对了,还请大寨主不要说我是锦衣卫,只说我是捕快即可。

”片刻之后,杨春领过来两个人,与一般的那些粗手大脚,脚步虚浮的饥民喽罗们不同,这两个人看起来步伐轻快,显然是有一定的功夫在身上,走到面前后,两人冲着天狼一抱拳:“小人刘平一,李平阳,见过官差大人!”。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