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第392章 用人不用本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第392章 用人不用本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利宪彬内心不断的暗想,眼前这个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年轻人,是打算支持他从邵一夫等人手中抢来一个较好的职位?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确有是有了一个展示能力的机会。 他之所以一直作这个打算,就是知道只有在实习中,自己才会有更大的进步。

“叶生你应该不是想说这个吧?难道东区海底隧道那个项目的得标人是……”以陆雁郡的角度看这件事,比利宪彬考虑得更全面。 首先叶景诚根本没提及无线的事,尽管有从这个方面支持利宪彬的可能。 但是除了这个可能之外,刚才三人聊及的话题,只有东区海底隧道的专营权了。 现在她就在考虑这个问题的可能性,如果刚才所说的话是针对这个问题,那叶景诚的能力就远远超乎她的想象。 她真的没想到自己只是随口一问,就揭晓叶景诚作为东区海底隧道得标人的身份。

在利宪彬还一脑子浆糊,理解不到两人急转的话题时。

叶景诚坦然道:“东区海底隧道的专营权,的确是到了我的手上。

”“果然。 ”陆雁郡提着那口气送了下来,内心对叶景诚的能量有些始料未及,又对他拿到这个专用权萌生出几分理所当然。 一旁的利宪彬同样没想到叶景诚居然就是这个项目的得标人,枉他刚才还在构思如何让叶景诚大力度支持自己争夺无线的职位,没想到叶景诚却是从另外一个出发点出发。

难道自己跟他的差距真的有那么大?自己含着金钥匙出世,自喻能力在同辈中出类拔萃。 但是与白手起家的叶景诚相比,对方现在做到的成绩,他甚至要用一辈子去观望。 “叶生是想以我手上的无线股份进行交换?”在这个问题上,利宪彬倒是看得通透,就连一旁的陆雁郡也点了点头表示满意。 利宪彬是尝试以叶景诚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后者可以拿下这个中标价已经六亿二千万的项目,一则证明叶景诚财力的宏厚,绝对不弱于他跟陆雁郡,甚至是两人加起来。

二则说明叶景诚有足够的魄力,其他的不说,就算利宪彬现在有足够的财力,他都不敢说一个人去竞投价值二十亿的项目,甚至超过过亿的项目都需要深思熟虑。 所以说,叶景诚绝对不可能以钱财作交易,而他手上可以让对方看中的,恐怕就只有原本9%,现在增持到10%的无线股份。

除了这个方面之外,倒不是没有其他可以吸引叶景诚的条件。 譬如说他背后的利希慎家族,其中绝对有让叶景诚动心的产业。 只不过这些产业,就算叶景诚有心染指,他利宪彬也没那个能力去协助。 叶景诚摇了摇头,说出这件事的最大的目的,没错,他的确是奔利宪彬手上的无线股份而来,不过现在还不是直接收购过来的时机。 别看叶景诚刚才跟邵一夫谈得如此和洽,实则是因为话题没有涉及两人的利益矛盾。 而两人有利益矛盾的tvb,他还需要利宪彬来牵制对方,再在适当的时候来个出其不意。 他做事除了在一开始,因为需要快速的累计资本,才会选择剑走偏锋。 其他的时候,虽不说要有绝对的把握,但是也不能少于七、八成的成功率。 “这样吧,如果彬少真的需要一个发展平台,我可以过让一部分东区海底隧道的股权给你。

”叶景诚又保证道:“除了你之外,我保证新公司不会有其他的股东。 ”同样他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说他会针对这个项目开设一间新公司。

到时候在新公司里面,他叶景诚最大,其次你利宪彬做老二。

看起来利宪彬照样是被人压住,但是总好过他在无线耗费时日,甚至连一个职位都混不到。

在这里,最起码有他一展拳脚平台和机会。

“没有其他的股东?”利宪彬喃喃自语。

一旁的陆雁郡更是陷入沉思,她在替利宪彬考虑这件事的得与失。 得的话,叶景诚保证新公司只会有两个股东,到时候就算叶景诚是绝对的掌权者。

利宪彬作为第二股东,在公司内部也有一定的行使权,这一点能助利宪彬的阅历和能力快速成长。 失的话,如果叶景诚只是大无线股份的主意,纵使利宪彬不想轻易辜负父辈的艰辛,但是从家族和个人的方面去考虑,无线的股份亦不是什么难过的坎。

从表面上看来,这件事对利宪彬而言,绝对是利大于弊,但是难保叶景诚会有什么附加的条件,甚至是一些无理的要求。

“叶生不妨说一下你的条件。

”陆雁郡由心问道。

“我想对彬少来说,拿出2亿购入新公司的10%股份,应该不是大问题吧?”叶景诚轻描淡说道。

叶景诚允许利宪彬用两亿去购入10%的股份,利宪彬绝对是占便宜的一方。

因为东区海底隧道的投入,初步评估是二十一亿左右。

实则这些工程类的项目,真正投入的成本往往有所增加,甚至可能去到二十五、六亿。 而且利宪彬跟陆雁郡也不相信,叶景诚拿得如此庞大的项目,还会缺他们手上那两亿的资金。

就算是真的缺少资金,叶景诚只要在刚才的宴会上,向众宾客表达接受合作的意愿,一抓一大把的老牌大亨愿意送钱上门。

饶是长期在社交圈打滚的陆雁郡,也看不透叶景诚的做法和动机。 与此同时,利宪彬也向她投以求助的眼光,看来是希望她帮忙决定这件事。 因为利宪彬即使想占这个便宜,他手上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更不想家族来帮他出面,所以只能向陆雁郡求助。

叶景诚坐在那里自饮自斟,静静的等着两人的回复。 他现在要的并不是什么承诺和交易,要的就是利宪彬欠他一个人情,或者说利宪彬一个人还不够分量,就连陆雁郡也要搭上去一份。

人情这种看不到,摸不透的玩意,对一般人来说真不如钱财来得重要。 但是去到叶景诚这个层次,不敢说他不差钱什么的,不过一个人情用得好绝对比钱财更重要,何况现在是买一送一。

再有一个,叶景诚并不是真的要利宪彬方合伙,源于他手上并没有太多的管理人才,让利宪彬入股可以说是‘用人不用本’的计策,10%的股份只是给利宪彬一个名义上的股东,然后代他管理好这间公司的事务。

何况叶景诚只是拿到东区海底隧道三十年的专营权,实则上这个项目跟最大决策始终属于政府。

日后公司要是发生不可抗力的事情,特别是和证府交涉的问题,叶景诚难保可以及时赶到公司处理。 要是没其他的股东镇场,事情处理的难度也会提高。

利宪彬的能力进取有限,注定不会为公司带来太多的开拓。

不过这个项目对这方面的要求并不是硬性的,只要他可以中规中矩发展就足够了。 陆雁郡给叶景诚打了个招呼,便与利宪彬到另外一张桌子小声的商议。 利宪彬的意思自然是同意,不过就需要陆雁郡拉他一把,陆雁郡则是希望多少能琢磨出叶景诚的用意。 商议过后,两人返回原来的桌子,由陆雁郡开口道:“叶生,你确定不会有其他附加的条件。 ”“那就要看你们如何去看待,我如果说只是要你们一个人情,你认为这件事值当吗?”叶景诚饶有兴致说道。 “我明白了,以后就要叶少你多多关照。

”最终,利宪彬做出了决策。

正如他们刚才商量的一样,如果叶景诚没有其他的附加条件,他们与其继续猜疑叶景诚的想法,倒不如用行动深入其中,更容易摸清叶景诚的目的。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b2188.com情感-情感语录-情感语录 All Rights Reserved.